【东方诗苑?特约】商野‖醉美的童年歌谣(散文诗)

醉美的童年歌谣
(一)
月儿似银盘,既大又圆,更像玩伴手推自行车上的钢圈一样闪亮。明晃晃,高挂在豫东大平原的尽头,升起在小村的树梢旁。
比家谱还古老的回忆,又一次把我带到了往昔和童年,映着月色赶路的匆忙。月光太明亮,隐约照耀着,儿时的亲人和故乡?跟过电影似的,一幕幕闪过了头脑,触痛着贫瘠的岁月,忍不住黯然悲伤。
还清晰记得,沉默寡言的爸爸,以瘦小的身躯,干着超几倍重的活儿。收麦砸豆才回家,一年四季为了生活晕眩着,四处在外打拼、奔忙。当天干完地里的活儿,还是不停歇着,刚回到了家,就继续垛起未砌完的土坯墙。
层层压实的胶泥,是我白天的最好玩具,变幻出各式各样的小动物、还有小汽车;随性再做一个有边沿的泥巴饼,顺手点破一个小乌龙口,狠狠在平地上摔响。凑进去嗅见了,傍晚时分的院墙上,正散发着胶泥的芳香。
(二)
褐色的蛐蛐,在墙根边拉起单调的琴弦,连续不断。布谷鸟儿惊飞了,越过冒着炊烟的房檐之上。
当妈妈从田间劳作归来,赶紧唤回了,在村头小河边,玩耍觅食的鸡鸭。放下背上沉重的草篮子,追赶着调皮的牛羊,轻驱它们入圈。
待妈妈干完了一天的农活,才能走到清水的河边,给牛羊捎带食粮——割上满满一篮子的青草背回家去。
只有晚上喂饱了牛羊,它们才不会乱叫着闹腾,不然在后半夜,还要起来添加草料、搅拌起麦糠。
(三)
月光透过云层与树影,朗照着老家的正方形小院。奶奶和妈妈正替换着,手推起小车不停地转悠。
早已过了牙牙学语的我很会捣蛋,还时不时会缠人、闹夜,这实在是令家人心里发慌。
卧躺在独轮车里,听奶奶和妈妈轮番哼唱着,世代流传下来的歌谣——
“抬头望呀望,抬头望呀望!月门地儿,明晃晃;月门地儿,闪金光。推着小车儿去野岗,野岗有个大姑娘,野岗有个好姑娘,野岗有个美姑娘。上门娶她做媳妇哟、上门娶她做媳妇,娶来了贤惠的好媳妇;共同来把爹娘养、一起孝顺咱爹娘。抓住辫子走亲戚、抓住辫子走亲戚;挽起手儿过日子,推着小车回故乡!”
噢,惟有一遍又一遍,听奶奶和妈妈给轻声哼着这首歌谣。我才能不魔人、才会安静下来,慢慢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四)
不知又过了几时,隔壁村庄的狗叫声,接二连三响起,传遍了三里五庄。
急促的脚步声,更显得是哪一家出了什么红白大事,才会几多吵闹和惊惶?
或者,难道是有人从遥远的他乡,踏月色学成归来。还是有人正踏着月色出行,怀揣志向要去外面的世界闯荡一番,开开眼界、追逐梦想?
(五)
祖传的一盏煤油灯,是爸妈结婚之际的彩礼,不时把童年漆黑的夜色燃醒。经年日久,熏黑的玻璃灯罩,已模糊了岁月的视线。
待到多年以后,我也远赴他乡,爸妈被奶奶召唤着,先后去了天堂。
迷迷糊糊的睡梦中,我仿佛又听见了,奶奶和妈妈给我哼唱过的,这首启蒙诗一样的醉美的童年歌谣。
如今,又到了故乡麦收的季节,知了早已停止一整天的嘶哑鸣叫。
风雨剥落的一扇篱笆门越发显得矮小,老家的院子里是否长满了荒草,老堂屋干脆让给燕子小鸟筑巢。
(六)
无法割去的麦香连着亲情,成为梦寐时分的歌声,伴着月色再度把他乡的远山朗照。
而当初老家的邻里,确实还很和睦,我屁颠、屁颠地跟在信耶稣的奶奶身后,串小街走弯巷、能把百家饭吃上。
虽说每家每户的院墙都很低矮,狗狗们还算听话、不乱咬外人,主人更是热情周到。
哦,故乡!哦,故乡的父老乡亲啊,如胶泥一样淳朴而善良;人们的心儿堪比澄澈的月亮,邻里亲密、相互之间从不愿设防?!
——戊戌年六一追忆于小车河畔桃蹊斋




商野,原名李运帮(邦),曾用笔名商民,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庄子故里人,贵州大学美学研究生毕业,80后诗歌创作者,现栖居于贵阳小车河畔,系商丘市诗词楹联协会会员、贵州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庄周文艺》《夜郎文学》《北湖诗刊》《江西散文诗》《贵州日报》《贵州干部教育报》《散文诗》《诗林》等期刊、杂志,并入选过多种文学选本,出版有诗文选集《生命在平原与高原之间暗燃》。
【投稿要求】原创诗歌1-3首或诗评、诗论、散文、小小说等作品一篇,2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和作者近照1-2张。投稿邮箱:13781647269@126.com。
【稿酬发放】本平台所发作品5日内赞赏款60%作为稿酬付给作者,10元以下(含10元)和5日后的赞赏不再结算,无赞赏则无稿酬。稿酬将于15日内以红包形式发送给作者,投稿后请及时添加总编微信(13781647269)。
【关注平台】打开微信,搜索“东方诗苑”全拼(dongfangshiyuan)或点击标题下蓝色字体“东方诗苑”,均可关注《东方诗苑》微信公众平台。
【诚邀合作】以诗为媒,扬您美名。本平台诚邀合作良伴,联系电话:13781647269。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