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规划系统的小处长大买卖

规划系统官员的落马,往往伴随着地产商的集体“亮相”——落马两年后,成都市规划局武侯区分局原局长伍灵的案情近日曝光,再次验证了这个寄生现象。
虽然伍灵只是一个正处级官员,但成都财经圈的金哥哥发现,生于1963年的他在成都市规划系统任职时间超过20年。他当过成都市规划局监督检查处副处长、市政管理处副处长、执法监督处处长、规划验收管理处处长,在成都市规划局武侯分局局长的位置上,他也干了4年。由于长期浸淫其中,他就像温水里的青蛙一样慢慢习惯了潜规则,不仅不抗拒、不排斥,甚至主动迎合……
2013年,伍灵为四川米兰柏羽医学美容医院有限公司违章建筑补办规划手续提供帮助,并收受该公司股东张永强人民币5万元。四川米兰柏羽成立于2013年9月,主营业务包括整形、微整形、皮肤美容、牙科美容等,曾荣获成都医美十强,医院总部位于成都人民南路。2016年6月,米兰柏羽被主营中高端女装的朗姿股份(002612)收购,当时整体估值高达3.5亿元。据公开披露的信息显示,米兰柏羽大股东为张永强,持有50%股权。同品牌下的深圳米兰,大股东为成都兰羽,持股60%,张永久、张永生两人并列为成都兰羽第一大股东。同时张永久、张永生还并列四川晶肤第一大股东,张永强则是“晶肤”品牌下西安晶肤、长沙晶肤、重庆晶肤的第一大股东。怎么让违建“转正”?伍灵的验收权成了“香饽饽”。在利益诱惑下,伍灵利用对违法建设的确认权,多次为开发商或业主出谋划策,帮助他们通过缴纳罚款再补办规划手续的方式,以极低的成本换取巨大的商业回报。2003年底,成都汇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了沙河风情项目。在项目验收时,实测面积超过规划面积,按照规定应拆除或接受罚款。怎么办?成都汇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邱某遂找到时任成都市规划局监督测绘管理处副处长的伍灵帮忙协调少缴罚款、快速处理,经过伍灵的“斡旋”,该项目顺利通过规划验收。2006年至2011年期间,邱某所在的成都立吉房地产有限公司伙同他人开发了“天空城”项目,在该项目验收时,邱某找到时任成都市规划局验收管理处处长的伍灵,希望在验收过程中能够一切顺利。据了解,“天空城”位于成都城东2.5环,紧靠成都理工大学南校区。伍灵承诺帮忙,并使得该项目顺利通过规划验收。为感谢伍灵的帮助,邱某后承诺将他人送给其的、位于成都市锦江区银石广场的价值人民币139.2万元的商铺转送给伍灵,伍灵接受后让邱某代为持有。在向伍灵行贿的地产企业名单中,有一家比较奇葩。在金哥哥印象中,这不是它第一次涉腐败官员案。最后查验的结果显示:果不其然!这家地产公司就是成都香木林置业有限责任公司。2009年至2013年期间,为获得被告人伍灵的关照,成都香木林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杨某每年中秋节和春节各送给伍灵人民币1万元,五年期间共计10万元。2014年,伍灵接受杨某请托,在成都香木林公司开发的“望江澜庭”项目(成都财经圈注:这是法院文书上的项目名称,在网上金哥哥发现也有叫“望江兰庭”,该项目位于川大、望江楼公园旁)报规过程中为该公司提供便利,并收受杨某人民币4万元。成都香木林之所以被金哥哥称之为“奇葩”,在于它还曾涉成都银行原董事长毛志刚案。
据毛志刚的供述证实:杨某是香木林公司的出资人。2010年香木林公司开发的“领馆尚城”项目在成都银行申请贷款,杨某打电话让银行给予支持,其答应后,贷款顺利通过审批发放。2013年上半年,毛志刚的特定关系人李某准备购买“欧香小镇”的一套别墅时缺钱。其约杨某见面,向杨某借款100万元,当时给杨某书写了一张借条。写借条是为了以后纪委调查时自己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杨某送钱是感谢其对公司贷款过程中的支持。此外,伍灵还为成都千和物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开发的紫檀二期项目在办理规划许可等方面提供帮助,并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曾某人民币10万元。紫檀,位于桐梓林核心区域,从诞生锦绣花园、中华园等早期高档住宅开始,桐梓林就一直是成都本地乃至西南的名流富豪聚集地。天上掉馅饼之日,正是地上设陷阱之时。伍灵靠山吃山,终究还是东窗事发。
成都市中院判决显示,伍灵多次收受他人财物累计折合人民币达521万余元、美元4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这不是成都规划系统落马的第一个官员。远的就有十五年前的,原成都市规划局两位女副局长徐俐、袁锋(后任成都市建委副主任)及该局总工程师兼总工办主任杜伟光,因涉嫌在审批报建项目中滥用职权以及受贿等接受组织调查。这是全国首例因城市规划出问题而致相关人员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近的就有2015年的,与伍灵案曝出差不多前后的样子。郫县规划管理局原副局长王敏、郫县规划管理局原局长、成都市西汇城市建设公司原董事长彭启述先后落马。拔出萝卜带出泥,这两人收钱的套路也与伍灵“不分伯仲”。比如王敏,利用职务之便,他为成都晶宝实业有限公司超建处罚事宜提供帮助,收受公司总经理陶仕富分四次送给好处费共计10万元;为成都合能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的合能四季项目超建处罚提供帮助,收受公司项目总监徐立分两次送给好处费共计5万元……一句话,鼓了自己的腰包,成就了房地产商的发财梦。很显然,王敏、伍灵虽然是“规划”人,但却没有规划好自己的人生。毋庸讳言,规划系统审批制度长期不健全,规划审批标准不明确、审批程序不严密,如什么情况下能进行规划变更,变更的边界和标准如何把握,什么情况下可以通过规划验收等,都没有统一规范,也为滥用自由裁量权和权力寻租提供了空间。在这样的背景下,伍灵们和房地产商之间形成了“心照不宣”的权钱交易模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