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是永远扯不完的,但路是走出来的

我曾经说过,我从不刻意主旋律,但也绝不回避主旋律。
就像我对人的看法,我不会认为一个人是什么二代就给人家贴标签,任何人,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行就是行,不行就不行,大家拿结果说话,你做得好,那就是能力,就事论事。
我们这些天发了一些实话实说的内容,有些人不自在了,他们觉得这是刻意主旋律。
然后就在后台留言说了一堆的外面的月亮圆之类的话,我没搭理,他们反复要求我回复。
其实我今天大号的文章写得蛮清楚,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价值的,我的当然也有。但某些人这样坚持不懈的问,其实也浪费你的时间。你的时间,也是时间。
那我今天公开回复一篇,权当结束争论。
意识形态这东西,永远争不完的,哪怕在国外,也争了几千年,何况全球有那么多不一样的想法,再过一万年,也不会达成一致。
所以我的态度就是我的标题,淡是永远扯不完的,但路是走出来的。
我来给你讲一段历史。
明朝到了嘉靖之后,出了一些问题,比如腐败,比如内部争执不休。
实际上历史上扯淡从来比腐败更糟糕,因为腐败说穿了,肉烂烂在锅里头,钱无论在谁手里,它又走不出去,又不像美洲白银流失到欧洲。
过去明朝正德皇帝年间,有道菜怎么做的?
用几百条鲤鱼的胡须做成一道菜。按照太监的说法呢,自然是胡须才是主菜,鲤鱼反倒成了下脚料,被丢弃了。所以这道菜很昂贵,一道菜,要值几百套鱼钱。
实际上呢?正德只是当了回冤大头,花了几百条鱼钱,吃了一堆胡须而已。那些鱼咋可能丢弃呢?还不是被人家捡走炖汤去了。
所以,看似有钱,多么奢侈,只要你一个脑袋两条腿,只长一个肚皮,那你的消耗量,统共就只能那么大点。
民国时张宗昌号称三多,兵多,钱多,女人多。
实际上呢,他那一堆的姨太太绝大部分都和别人通奸,与其说他有三多,不如说他有四多。
兵多,钱多,女人多,绿帽子也多。
他那些钱,最后都通过那帮姨太太们传递给奸夫,再消费出去,一样会回到市场里面。
所以,内部永远在扯淡,没人干事儿才是明朝中期的大问题。道理是这么个道理,见识可就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见识了。
比如严嵩和夏言斗,徐阶和严嵩斗,高拱和徐阶斗,张居正和高拱斗,终于出了个主事人,就是张居正。
那么张居正面临乱七八糟的朝局,他是怎么做的呢?
是像海瑞一样成天骂么?不是的。如果是这样,他在后世的地位就不会与诸葛亮齐名。
这哥们就干成了两件事,一条鞭法与考成法。
所谓一条鞭法就是把过去复杂的各种赋税简化,比如收粮食的,收布帛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折钱,而且部分程度上实现了摊丁入亩。就是按财产收税而不按人头,这一点到雍正时期得到进一步的发扬。
这种好处是明显的,就是简化中间环节。中间环节少了,中饱私囊的机会也就少了。
第二件事呢,就是考成法。这是我们今天重点要说的。
明朝原本对官吏是有考核制度的,比如京官六年一次京察,地方官三年一次大计。但随着时光的推移,人懒了,心散了,也就懈怠了。
张居正牛就牛在他没有整什么新花头,他很清楚,任何新主意要达成共识都是困难的。历史上王安石为啥弄不出成果?就是因为这哥们太喜欢搞新概念。
他搞的那些概念也许真的很好,可别人要接受,要认同,需要时间。等大家都认同了,也许几十年都过去了。
可是大家都不认同呢,你一嘴,我一嘴,王安石与司马光俩人扯淡扯了几十年,啥结果没有,反而搞出个靖康耻,被金兵一锅端了。
张居正正是吸取了教训,所以变得特别务实。他没有搞啥新概念,他就翻出朱元璋曾经定的那些已有的老规矩,对着一群闲散已久的大臣们说,咱们照规矩办吧。
你想啊,明代开国到张居正当政,都过去200多年了。大家听完这话都傻了,这都哪年的老皇历了,我们平常只是说说的,您还当真了?
张居正说:对呀,我就是当真了。
因为这是200年前定的规矩,没人说要改,也没人敢说改。
你们平常不是都挺能扯淡么,那行,咱照做。我把你们扯的淡都写下来,立字据。
六部和都察院把所属官员应办的事定立期限,并分别登记在三本账簿上,一本由六部和都察院留作底册,另一本送六科,最后一本呈内阁。
这意思就是,你说什么,写下来,一口吐沫一颗钉,你一份,我一份,第三方还有一份。
等考察的那天,咱仨来对账。
实现了多少,实现到什么程度,你做的怎么样,和你同级的官员们做的怎么样,通通在册,大家对着数据说话。
第二条呢?
六部和都察院按账簿登记,逐月进行检查。对所属官员承办的事情,每完成一件须登出一件,反之必须如实申报,否则以违罪处罚。
你看到了,人家不傻,不是等三年后,六年后再听你哭诉,编造西游记。
人家每个月都查进度,你做了什么,没做什么,进度如何。
是不是很有压力?有压力就对了。
很多事儿没那么复杂,你该干嘛,你不该干嘛,这份共识早就有过。
我就不相信哪个官员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写自己该贪污,给他一百个胆他也不敢这么写。
那就行了呀。
你说你要清廉,那咱就考察你清廉,一个月考察一次。
这回没言语了吧?你总不能说人家张居正不尊祖制,总不能说他像王安石一样老出幺蛾子吧?
人没有呀。
人家翻出来的哪条规矩都是朱元璋时期就定下来的,人就负责落实。
说穿了,你想找借口找茬,都找不出来。这就是他鸡贼的地方,也是他深谙人性的地方。
张居正的故事告诉我们的,是一个非常简单,又非常深刻的道理。
你非要去吵意识形态,很难吵出个子丑寅卯来。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就这意思。
文人就是嘴能,道理,黑的白的,公的婆的,他总能跟你掰扯,扯不清的,等扯清了,黄花菜都凉了,倭寇都打进来了。
张居正治这帮耍嘴的货,用的招就这么绝。
哥不跟你们吵,咱们过去达成共识的那些,我就定进度,你说的,你总不能不认,说到,咱就做到。
That’s all.
这就是办实事的人,这就是办实事的态度。
咱不要争什么,看结果吧。只要你有这种说到做到的精气神,只要你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去考核,去追进度。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会给你最大的回报。
任何人多的社会,最难的就是形成共识,最怕的就是形不成共识,绕开这一点,是促成实事的捷径。
我不喜欢辩论,尤其不喜欢辩论意识形态。
因为最好的辩论就是埋头干,埋头进步,三十年后,五十年后,咱拿成果来说话。
如果你是开号就关注的,会发现,除了被关思过崖,我的文章每天都推送对吧,有没有一天是休息的?
没有。
无论寒暑,无论风雨,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我是阳光还是消极。
其实这对我是个很小的事情,我说过,我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交易,不仅如此,我还有全职工作,还有很多其他的事儿。
过去的十几年里,即使我发烧39度以上,两眼模糊,看不清屏幕,我都在交易,从不会提前哪怕一个小时收盘,从不。
这不是钱的事儿,这是态度。
再大的目标,你有蚕食一样的心态,日复一日,总有走到的那一天;如果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干,其实可以去玩玩网游,打发下时间。
世界走到今天,粮食管够,真的不需要每个人都是有用的。如果你立志做个有用的,那就踏踏实实往前走,如果你放弃了,那就玩玩网游,打发下时间,自得其乐就好。
真的没必要人家干活你跟旁边骂,因为无论你怎么骂,该朝前走的,永远朝前走,人也不可能停下来搭理你呀。
你本来可以玩玩游戏,快乐的打发一生。现在满心怨恨,骂的那么累,也没人给发工资,糟心不糟心,亏本不亏本,何必呢?何苦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