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刊诗歌】格杉:抗疫手记(九首)

格杉:抗疫手记(九首)抗疫手记(九首)
格杉
遍地白霜
城池封印,楚国深陷
那个即将到的春天被谎言撕裂
遍地白霜的大地上,狼奔贝逐
每个人深藏一角,大地上的
高速公路、国道、省道、县道、乡道、村道
以及山间小路,一直被各种恐慌缠绕
更一直被时光洗脑
立春还有些日子,大寒之后的雨
像悬天空一角溢出的悲愤的泪水
淋湿过我的旧长衫和稀白的头发
大地上的白霜,是咸咸的味道
那是一些被提取生命的盐份
和逆行英雄们洒下的泪水
此时我在山城向一个方向眺望
预报的雪花如约而至,却没带来
春暖花开的消息
依然在梦里重复着我们的重逢
以及漫长冬夜里最灼烫的情节
融化这遍地白霜
此时,万物忍住悲喜
大寒,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
不寒而栗,可以想象十二月那场寒流
如久违的雪花纷纷扬扬
追溯最初的源头,与死亡相亲
病毒的纯度和传播需要多少时光
所以站在大地上不可以摘下面具
但可以巡视大街小巷的空空荡荡
其实内敛的光芒与隐语无关
奔流的人群散向都市和乡村
官宣、民谣或小道上所有的描述
都指向通往回家的路
一个人遥远的旅途
无法容忍自己,但可以喊出
立春前某些裸露的空白
关闭一扇门,抵制伤寒、病毒
以及无法预测的锋芒
原谅自己背弃流浪的幻想
在居室流下忧郁的泪水
重复有史以来简单的生活
那些逆风而行与死神赛跑的人
也是离开故乡离开亲人凡体肉胎
包括那些志愿者脸上的微笑
一定有很多不可言说的酸楚
天灾人祸,涉及到野生动物
涉及到一些人和事,语焉不详
一天之前,是去年下过的雨
其间一声冬雷已把太多真相遗失
被今天飘来前朝的雪掩埋在尘路
县与县,村与村,人与人
沉寂空荡,北风像神的手掌
抚摸着楚地每一个角落
而此时,万物忍住了悲喜
渡劫重生
敬仰的躯体们,在沉默的眼神中
一再愚昧,掩耳盗铃
风与大地千疮百孔
只是春风不懂冬的伤悲
当冠状的冷光穿过夜的黑抵达黎明
祥和的荆楚大地开始咳嗽
冬天的温度沿着夜色上升舒展
起起伏伏的蜿蜒,吞噬欲望的病疫
以漫延之势铺陈开来
其实灵性之物都有与生俱来的罪孽
一切胎生的、卵生的
都是带着原罪到这个世界
伊甸园中,亚当和夏娃因受诱惑吃了禁果
便成了整个人类的原始罪过
然有人偏离这些因果去讲虚浮的话
夜深人静时,一个声音说
这一切都源于原罪
比如蝙蝠、果子狸、刺猬、穿山甲等
一切自然野生的动物们
比如劣质的口罩,血腥的海鲜市场等
一切追逐利润的商人们
一切追逐名利的精英们
…………
现在,病毒入膏肓的患者
还在病床上呻吟
发白的肺叶停止呼吸
引渡远去的魂灵和正在渡劫的人们
在忓悔中救赎,在救赎中渡劫
在渡劫洗去自己的原罪
邪恶的瘟疫
邪恶的瘟疫,奔出圈养之宿主
蜇伏着伺机而出
灵魂失重,生命随之大惊失色
正在回家的人,沒有一条安全通道
摇摆起伏的曲线,遍地开花的谎言
以及在谎言中混淆是非的各种事物
大于内容的形式,抵不过膨胀着的疫毒
劣根性在作祟,其实
许许多多的人比瘟疫更可恶
微信里五彩斑斓的光影
喧嚣与炫彩,是一帖致幻剂
信息里又一些生命在昨天消声匿迹
这些日子出于敬畏
很少谈论死亡,因为我看到的死亡
是亡者悲怆而神圣的遗容
如果死亡有多种方式可供选择
该选择哪一种加冕于死亡
有时候我也怀疑自已是不是还在活着
月亮升起来
月亮升起来,清辉洒在空巷上
羞于开口说话的夜和静立夜色的人
早已丧失敏感的心灵感应
月还是古人的月,孤单纯洁
说不清楚的孤单纯活
淡青色的天幕上,弯月划动着的苍穹
地上的灯火,随昼夜起伏烁隐
白天望不到月亮的脸
但能清楚地感知它的存在
月亮升起来,而街上的灯火
只有在黑暗中才能透射
此时我的心,如月、有时又如灯
一个有着第六感觉的凡人
只有从帐篷里透出的灯光
才感到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
进出的人
没有神谕,没有预言
只有帐蓬边条悬挂着的禁止出入的
红色标语,轻舒正在铺展的新年
透过小区紧锁着的那扇不锈钢栅门
是一道装着秘密的风景
风景里的故事,现在是我的世界
落满一身的尘埃,出入证
打开这扇门,悄隐谁的人生缩影
此时我便是风景里的风景了
谁都惧怕瘟疫防不胜防的阴谋
与疫共舞,并非要成为勇士
降低欲望,原来生活方式如此简单
欲望驱动着生命前行,不断辗转
夜晚一个孤独的散步者在门前踌躇
折返之后,仅需一点自尊安顿心灵
现在山里的春景该灿烂了
进出的人从彼地到此地
再也不想烟花三月下扬州了
一个十四天,又一个十四天过去
还有多少个十四天可供人挥霍
没有回答,而晚风并没有停息
寒潮来临
温度骤降,雷鸣电闪
于立春和雨水之间
挟雨带雪的寒潮终于来了
夜幕里闪电先于雷声到达人间
我想起一句老话,正月打雷土谷堆
想起一位院士话,厥阴风木司天……
黄昏时分一阵狂风,差点掀翻帐篷
夜半骤雨敲打帐篷啪啪作响
白天雨夹雪,雪花埋没了地上的雨水
我相信许多和我一样人在坚守
期待闪电雷鸣荡魔除秽
期盼近在咫尺的疫情拐点
昨夜有雨
昨夜有雨敲窗,一夜无眠到天亮
一群人以悲壮和形而上的信仰与瘟疫抗争
点燃一盏心灯,让黑夜里的人看到生命的光芒
纵有渡劫重生后的凄厉之美
这里终是一块生命的净土
城墙上那棵明朝的桃村己开出纯粹的绚丽
在小区巡走,天空阴沉而深黑
劝说外出居民戴上口罩
让罪恶的病毒远离健康的肺部
劝说路上行人归家的时侯
我就想起了遥远的你
正经历着失落、孤独、压抑、郁结
在这绝世的悲凉里
体内的潮水突破莫名的悲哀
荆山夜雨涨秋池
城封的日子,咫尺天涯远
烟花三月,日子该灿烂了
可你归家的路上是否绿草茵茵
春天
阳光之后是寒潮,闪电、雷鸣来了
大寒之后是立春,雨水、惊蛰来了
迎春花之后,桃花樱花李花菜花递次绽放
只是隔离在家里的人不知道
一个小区的居民在微信里说
群里谁家有公猫?最好是英短猫
我家母猫发情了,天天叫,大可怜了!

格杉,本名宋发刚,男,湖北秭归县人,现居湖北远安。作品在《芳草》、《长江丛刊》、《新作家》、《芳草潮》、《经典阅读》、《新诗刊》、《中国诗人》、《三峡文学》、《垄上诗荟》、《西楚文学》、《湖北文化》、《三峡日报》《三峡晚报》、《荆门晚报》、《长江诗歌》、《诗歌阅读》、《中国诗歌网》、《中国作家网》等多家报刊及网刊发表。
扶持新人成长 关注名家作品
关于投稿

上刊模式
读者支持
人气上刊
积极奉献
点赞上刊
编辑部选稿
微刊优选
评委推荐
优质上刊
新诗刊纸刊微刊同步展示
主 编:崔万福
编 辑:苏 苏
新诗刊平台收稿:新诗 古体 散文诗 散文 杂文 随笔
主编邮箱:893843893@qq.com
收稿提示:没有在其他公众号发过的优秀诗歌及文章
本期编辑:苏 苏 邮箱:3343641161@qq.com
投稿时,作品不少于8首,照片不少于3张,附带个人简介。须知:来稿在平台推出(无稿费),纸刊选稿在平台。入选后有样刊薄酬。新诗刊合作联系微信号:sxszxsk山西诗歌委员会朔州分会 主管
朔州作协《新诗刊》杂志 主办
新诗刊力推新人 汇聚名家
打造诗歌优秀刊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