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走过泥土的花朵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轻轻走过泥土的花朵
——耀州窑博物馆印象
文/高原绿烟
温软的风,撩开七月的面纱,让满目的绿在嫣红的面颊上寻找岁月的记忆。天空与云朵拼凑成脉脉的青花瓷,氤氲在炎炎的阳光里。指尖轻轻,点破北国的青瞳,在耀州窑斑驳的残垣上顾盼流萤。
青瓷一样的心情,滑进唐宋的流年,在微暗的灯影里捕捉唐三彩淡淡的陶香与宋瓷清幽的芬芳。微凉的屋檐下弥漫着千年的古韵,连尘埃也晕染成古朴的音符,在每一个角落浅吟低唱。
我努力抛出一段段渴慕的目光,兢兢打捞那些久远的陶艺风情和凄美的传奇故事。设想着那该是怎样一双双灵巧的慧手,让一簇簇荒芜的泥土开出如此多情的花朵,走过唐风,走过宋雨,在大清厚厚的积雪下相拥取暖,一窑的暗香,终于在一个优雅的黄昏,款款走进洁净的橱窗,让千年的沉香定格在考古学家的笑眸里。
盛唐的光辉静静流泻在晶莹剔透的玻璃罗帐之间,转眸处,一缕温婉幽怨的情思仿佛在戒盈杯盏的唇印间搁浅。恍惚间,如玉的心湖承载着满腹酽酽的心思,情切切,意绵绵,一杯的相思泪,只为那个倾国倾城羞花闭月的红颜滴滴点点,“戒盈”的温语,缱绻于杯盏,绵长而幽远。
(戒盈杯)
“毫光洒风雨,纹彩动云霓”①,低眉间,媚娘的佳梦也在橱帘间尘埃落定,岁月的风铃传递着昔日清脆的凤鸣,一壶的醇香便飞檐走壁,盗窃着盈盈的笑语。再生幽梦,帘卷处,已不是那指点江山的玉手。即使再多的筹谋,也无法滋润佳人那让须眉汗颜的睿智,只在“饮食自然,自歌自舞”②的憧憬中,将一壶的情思赋予故乡生生不息的炉火,涅槃为婀娜婉转的凤姿,随着每一个后来的纤手起起落落,嘤嘤低吟,咝咝浅唱。
(凤鸣壶)
“巧如范金,精比琢玉”③,一个玉润珠圆的美人抢夺了缭乱的视线,如同翡翠轻轻滑过琴弦,那个熟悉的赞语旋即叩响心键。丝滑的肌肤与雍容的身姿精美得如同落轿的新娘。发髻处,祥凤巧盼,曼妙得仿佛春天的玉兰。唇齿间,温狮舔犊,祥和得如同傍晚的烟霞。
(倒装壶)
谁曾想,如此娇美的容颜曾于残垣断壁处,一抔黄土枕千年。没有了莺歌燕舞,远离了金尊玉酒,兰草做帐薪为房,一壶的惆怅染尽寂寞的东墙。“造化可能偏有意”④,在那个幸运的午后,一把多情的花锄掘开了一个美丽的梦想。“玉人浴出新妆洗”⑤,纤尘洗尽,含情轻颦的娇媚席卷了古镇的惊喜。
浮鸭双栖、鸳鸯戏水、龙飞凤舞、秋菊缠枝……看不尽的古韵风情,道不尽的缠绵故事,满目的琳琅尽吐着唐风宋土的馨香。流连在玻璃橱窗的角角落落,双眸始终淹没在泥土塑成的绚丽花海中,沉醉覆盖了所有的心绪。
轻轻走过泥土的花朵,惊叹的不仅是它的精美,还有精美后的智慧和梦想。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注释】:
①“毫光洒风雨,纹彩动云霓”——唐?伊梦昌的《凤》
②“饮食自然,自歌自舞” ——《山海经?南山经》
③“巧如范金,精比琢玉” ——元丰七年(1084年)德应侯碑文
④“造化可能偏有意”——宋?李清照《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⑤“玉人浴出新妆洗” ——宋?李清照《渔家傲?雪里已知春信至》
作者简介:
高原绿烟,又名绿烟,真实姓名,高转屏,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铜川市作协理事,铜川市王益区作协主席。作品散见于《爱人》、《陕西工人报》、《文学陕军》等刊物及媒体,曾为盛大文学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签约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又是梧桐摇曳时》、《在有阳光的地方等着我》。
【投稿说明】
欢迎投稿至邮箱:1004961216@qq.com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