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邪西毒,时间给爱情的挽歌

?点击收听?
「时间的灰」
“Ashes of time”,《东邪西毒》的英文名。一个关于追寻和拒绝,记忆与逃避的故事。
故事或许无关武侠,或许无关爱情,或许只是一串串呓语,一个绝美的梦境。荒寂得戈壁里,除了漫天的黄沙就是来往的过客,此时人们可以离的很近也可以隔的很远。仿佛黑夜之中,听见张国荣在沉醉地絮絮叨叨,故作不已为然的独白。记得开头时,他游说他人顾用杀手时的表情,才知道什么叫惊艳!一张后现代经典的脸,一双玩味孤独的眸子,里面却藏着一颗怯懦的心和一份绝望的情。无论西毒也好东邪也罢,还是盲武士、洪七、桃花、拎着鸡蛋的女人,故事中每个人的感情被推到了及至呈现着让人窒息的孤独。没有失望只有无边的绝望和随时能够爆发的潜藏许久的热情。
记得看过这么一句话“每一张冷漠的面孔下都掩藏着热情,只不过有些人把它细水常流地日常开支了,而有的人,平时决不用,一旦热情喷发就将许多年积存付出……”这个男人终于一次用尽了他的热情,终于喝下了“醉生梦死”,终于一无所有。
「西毒是赢家」
西毒,一个念旁白的人,一个笼子中的人,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人。
竹编的鸟笼很大,杂乱的光透过杂乱的竹编,旋转,旋转的影子照在人的脸孔上,转动的不只是人还有人的心灵。
他没有酗酒的习惯,至多不愉快的时候独自饮小杯,从来没有醉过,从来不想醉。兴致来的时候喝一两坛白酒,辛辣的味让他不想再动杯子。记忆是最占空间的,可惜谁都不肯舍弃哪怕最痛苦的记忆,就像人们不敢醉一样。
一个破烂的小旅馆,没有一个客人,西毒的客栈,一个穿鞋的刀客可以叫价高许多,一个破烂的客栈可以叫多少?
东邪西毒,南帝北钙,中神通,西毒是五人之一。武功自不用说,可惜手中却没有刀,一个顶点的刀客却再用刀。
他没有助人的习惯,只是看着,看着一个人的初起,看着一个人的堕落,只是看着,哪怕他说一个字就可以救人,可他却不会,因为他只是一个中间人,恶魔与人类的中间人,买出人的灵魂而得到快乐,这种汲取的快感让他保持这样。死人告诉我们最多,因为他们不会说谎,活人的谎话比真话多。
所以西毒可以活着。
他没有相信的习惯,习惯听一个人的话却不听进去,漫漫翻出来再嚼,真话谎话也就无所谓了。可无论他听进去了没,只要活着就好。他喜欢看着一个人撒谎却不挑明,然后看着说谎的人得意的乐。
西毒没有喝那酒,我想他是对的,自由的人可以自由的离开,但自由是有代价的。人们只是把砝码从左边换到右边,天平却没有变。忘不掉的话就不要发生吧,眼不见为静或许是件好事。

「只是西毒」
西毒只是西毒,那个有着冷漠面容的杀手经纪人,那个守着破旧小旅馆并嫉妒着所有人快乐的寂寞的人,那个曾经桀骜不逊,而今却隐忍度日的男人。一个只能躲在屏幕那头默默念旁白的男人。
你也只是你,那个架着眼镜塞着耳机背着大书包的人,那个行色匆匆中与众人擦肩而过并无视他人快乐的人,那个曾经单纯可爱,而今却虚伪世故的孩子。一个只能呆在屏幕这头静静听旁白的孩子。
敏感的人懂得保护自己却会失去别人的保护。
曾经你从不用眼睛看别人,因为没有信任,因为不愿意让人看到你眼里存留的真实的东西;而今你坦然直视他们的目光,因为你知道其实没人会在意你眼里的一切,你的高兴难过兴奋悲伤,因为从来都没有,每个人只是在自己的世界里繁华落尽的活着。
其实你不知道从来西毒都是敢用眼睛去看的,因为他知道只有在意自己的人才能从自己的眼睛中看到真实,当然他也知道曾经的这个人已经不复存在了……
主播 | DJ晓苏
文字 | DJ晓苏
封面设计 | 原素
排版 | 烦恼

?他们的晚安心情
(欢迎留下你的心情评论)
不嘘你:我误以为的你眼里透着的冷漠,难以靠近,原来是玩味儿孤独的眸子。
洋气的氧气:没有时间的地点,浮生若梦般的记忆
风之清冷:没有事的时候,我会望向白驼山,我清楚记得曾经有一个女人在那边等我。其实"醉生梦死"只不过是她跟我开的一个玩笑,你越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你反而记得清楚。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纠小结小姐Serena:我曾经听人说过,当你不能够再拥有,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
· 欢迎来和我们说故事 ·欢迎把你的故事与我们分享,字数1000字左右;
想说晚安,可以用手机录制1分钟左右的吻安独白。
请认准投递邮箱
xiaosudj@163.com
?
大家快把想说想写的都砸过来吧!
说不定还会在这和大家分享!!!
▼今日话题▼
「有些人是离开后,
才会发觉那个人是最喜欢的」
| 近期热门 |
? 深夜食堂的酒友饭友 | 乐读纪
? 我的余生,再也没有北方
? 一蔬一饭忆旧时
? 希望远方的人一切安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