蕲春行纪:我把这美丽河山详细指点给你看!

作 者 诚 告
本文共计5286字。不喜阅读长文者可就此返程!
旅游和相亲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名字取得好听的往往占便宜。
古人风雅,尤其在取地名上,见其功底。
比如洛阳、淮阴、九江,以地方所处河川位置来命名,清素雅致,天然无着。还有更有匠心的,比如富春、寿春、宜春,山南水北为阳,阳气为春,用春取代阳,这样的地名,让人感觉是一个春天常驻的美丽所在。
我们黄冈也有这样一个春意盎然的地方,它就在蕲水河的北侧,唤作蕲春,尽管现在只是一个县。但历史上很阔气,做过王都、做过州府,我的老家浠水县,旧名蕲水县,和蕲春是一体的。有这么好听的地名,又有深厚的历史渊源,一直心里就琢磨好好去转转。
上周末,一位蕲春的老大哥得知我在老家,特地招我去邻县蕲春走一走。盛邀之下,于是就有了我这一趟收获饱满的蕲春之旅。
蕲水河清浅可涉,是黄冈境内少有未遭严重开发破坏的河流
从浠水跨过蕲水河,就是蕲春。这条河是浠水的三大母亲河之一,对于蕲春人来说,却是至尊之河。她在蕲春北部的山中发源,在蕲州镇汇入长江,大小支流五百多条,把蕲春比喻成一片叶子,蕲水河及其支流就是它的叶脉,在蕲春境内行走,无论何处,都能看到蕲水河的影子,这也可谓是中国河流史上的一道奇观了!
到了蕲春县城漕河镇,在路边等着和蕲春老大哥会合,经常看见一辆辆中巴公交车从身边呼啸而过,这些中巴车的起点都是罗州城。看到这个地名会让人心生感慨。
春秋时期楚国灭掉今天河南信阳境内的罗国,将其遗民迁徙到湖北黄冈境内罗田和蕲春,形成了上罗州城和下罗州城,下罗州城就成了蕲春本地历史的起点,一直到南宋时被金兵进犯被毁,当时和城池共存亡的宋军主帅之一就是大奸臣秦桧的曾孙秦钜,其祖恶贯天下,万人唾骂,其孙精忠报国,不输岳飞,令人叹息!
蕲春河湖遍布,通江达海,是一块风水宝地
不多久,老大哥的车子来了,于是一起前往蕲春的普阳观。自从五祖弘忍在黄梅东山开始传法之后,鄂东黄冈成为佛国,每个属县都有名山名寺,很少会看到道观。也可能是因为蕲春曾经是明朝荆王的封地,受崇奉道教的皇室影响,于是就在这里开辟出一块三清的独有领地。
中国人富裕之后,惴惴不安的灵魂开始渴望得到安慰和救赎,给各种宗教的复兴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站在普阳观壮观的石刻九龙壁和棂星门之间,看一座座气势恢宏的古典建筑飞阁流丹、斗拱飞云,庄严气度不亚于一座皇宫侯府。想二十年前这里不过才几间破瓦房,如今竟然成了这样一派大气象,不禁为今日举国的宗教热而咋舌。
普阳观壮观的棂星门

殿宇恢宏 地上仙府
湖北的道教分为两派,一派是严持戒律、出家修行的全真派,就是《射雕英雄传》里那个丘处机创立的教派;一个叫正一派,这个教派的道士可以结婚生子,主要以打卦算命看风水理阴阳为生,父子相传,更近似于巫师。普阳观就是全真派的。
全真教其实一种披着道教外衣的佛教,它的神仙体系、建筑格局乃至理论经典都在精心地模仿佛教,只不过换了一种更加中国化的说法,例如佛家的天王,就是道教的灵官;佛家的菩萨,就是道教的圣母;佛家的阿弥陀佛,就是道教的无量天尊;佛家的药师佛、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就是道教的三清;其它如五百罗汉、千手观音等佛家神祇,都在这里可以找到对应的道教神仙,所以有略懂佛教的人参观普阳观,总觉得像进了一间特殊的佛寺,就是这个原因。
为人瞧病的何道长

自古以来,宗教家会医术的话,会给他的传教事业提供巨大的加分。无论是东汉时期的五斗米教还是西方的耶稣,无不如此。
光复普阳观的诚道道长也是这样一个人;他是一名道医,在本地赫赫有名,俗名何良赋,就靠着为人搭脉、望闻问切,替人医治疾病,积累了庞大的信众群,也为普阳观的兴盛提供源源不断地活水。当天入观,正好碰到他给来访的信众治病,看病的济济一堂,可见这位道医在本地的影响力。
离开普阳观后吃中饭,然后我们就启程奔向蕲北山区,前往檀林镇的雾云山。一路之上,蕲水河如影随行,不离车窗两侧,河道蜿蜒如带,流水清浅可以涉水而过,沙洲上青草郁郁,时不时有黄牛放牧,风光旖旎如画。
这种美景曾经是黄冈境内几条大河的共有景象,如今巴水河因为滥采黄沙而变成一条宽阔如江、布满养殖网箱的丑河;浠水河因为养殖污染而变成一条黑水横流、浊气熏天的臭河,独有蕲水河幸免于难,让人有点伤怀。
不知何故,进入蕲春境内,古树巨木颇多,尤其是樟树。现在正值樟树开花时节,清风中充满了馥郁的香气,暮春时节,闻之断魂。车行到青石镇,在蕲水河畔看到一株高大如楼的樟树,巨大的树冠远远看去,如同一朵落在凡间的绿云,到这里就晓得,到了蕲春名人、著名国学大师黄侃的故里大樟树村了。
高大如楼的五学士樟,国学大师黄侃曾在树下嬉游
在大樟树下,我们稍微盘桓了一下,树杈五分,当地传说是因为黄侃家出了五学士。看来民间地灵人杰的说法还是有点道理的,灵山秀水出学士,穷山恶水出刁民,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个县的书记和县长都应该把环境保护放在施政的重点位置,把守护每一片青山的茂林、每一条河流的清水当作自己的使命。
蕲春在保护环境上,估计承受了巨大的代价。进入山区后,沿途多次看到有妇女在捂柴(黄冈方言:捡柴),还见到有中年男子手持电锯,将松木锯成片柴;在我的老家浠水,如今农村的土灶几乎被废弃了,家家户户烧煤气,漫山遍野的柴禾都没有人去收取。没料到在蕲北山区重新见到这种景象,看来这里农村的生活还是很艰难的。
大地的皱纹——雷公岩梯田
经过两个小时颠簸,终于抵达目的地——雾云山村雷公岩梯田。当夜这里举行每年一度的火地节,四方游人蜂拥而至,车辆满坑满谷,镇上特地派遣大量的交警和协警前来维持秩序。从行人交谈的口音来看,周边的浠水、武穴来得都不少。
雷公岩地形高低起伏,一块块梯田依据山丘的等高线拾级而上,构成蔚为壮观的梯田美景。如今农村大量青壮外出务工、土地弃耕严重,如果没有一个人偶然发现并向山外推介的话,这一片美景可能就根本不会存在,梯田里无人灌水插秧,长满野草蒿莱,变成山丘的一部分,整个村庄在贫穷和死寂中继续蹉跎年华。
摄影师取代当地农民,成为本地人数最多的群体
2014年5月20日,蕲春县审计局局长陈顶云在进村调研阶段,以摄影家独特的艺术眼光,发现了雾云山村雷公岩梯田这处惊艳的自然景观,于是他广邀媒体和摄影家朋友来此拍摄,雷公岩从此声名鹊起,朝为越溪女、暮作吴王妃的大戏在这里上演了。
向山谷里的梯田觇望,只见村里面的农民正提着箢箕,里面装满了晚上点火要用的火把,他们沿着田埂逐一插上,为晚上的火地节做准备。我走下山坡,望着对面的山顶的映山红攀爬而去。爬到半山腰,回望山谷中的一道道梯田,勾勒出山丘大地壮观的纹理,水面明洁如镜,行人清晰的倒影映照其中,格外动人。
为火地节做准备的当地村民
对于一个中部落后县份来说,发展是需要智慧的,不分析本地实际,盲目走沿海县市发展工业的路,低三下四到处化缘招来一大帮别处嫌弃不要的重污染小工业,涸泽而渔、焚林而猎地培植起本地的采矿业和养殖业,注定是一条鸡飞蛋打、祸及子孙的断头路。
在蕲春县境内四处观察,水基本是清的,河里的黄砂安安静静躺在河床上,没有苍蝇群一般的采砂船队和拉砂卡车;农村的空气清新宜人,没有鸡屎猪粪的刺鼻臭味,还有陈顶云这样有远见卓识的干部,用农耕文化撬动了穷乡僻壤的发展,着实令人感到佩服。

其实雷公岩这样的梯田景致,在大别山各县比比皆是。但幸亏蕲春的干部有时代新锐之气,村民也不是鼠目寸光之徒,坐言起行,时光不虚度,三年光景竟然把无名小村的旅游做得风生水起,以后纵然有大资金投进其它大别山区县市类似的村庄,雷公岩也是一骑绝尘、无人能及了!
夜色渐渐降临了,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勾勒出山的阴影。山谷两旁,密密麻麻站满了人群,如同晚归的宿鸟一样聒噪。我穿过人群,顺着山坡走到一条梯田的田埂上,之间对面已经有村里的农民举着火把,开始一只一只点亮插在田间的火把,慢慢地,火把越来越多,整个山谷像披上一副金色钉甲,“啹啹”两声,天空中腾起了璀璨的烟火,在梯田的水面上开花吐蕊,分外壮观,所有的烟尘和火把的煤烟都积压在狭窄的山谷中,让人体会到表演的真实感,提醒自己是真真切切站在荒山野岭中看烟火,这种奇特的感觉别提多棒了!
烟花腾飞在梯田的火把群中(周猷拍摄)
但这道文化创意背后,却是很多人不愿意揭露的苦难。农村大集体时期,好大喜功,上行下效,经常不顾民力,星夜在田埂上插上火把,驱使生产队员继续赶工,比半夜鸡叫的周扒皮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种低效率且民怨沸腾的恶政,直到分田到户之后才告结束,非常希望这个活动的创意者能够将这道背景揭示出来,提醒所有观赏者:展示给他们的不是璀璨的烟花和美丽的幻梦,而是在乌托邦理想下累累堆积的苦楚和血泪,中国人真正应该追求的应该是普世价值,这个普世价值就是最基本的人性。
烟火散后,蕲北山区的搓板路让人望而生畏,黑灯瞎火不敢开,只好绕道英山县,转了个大弯,从大同水库插到省道上,果然比来路平坦许多。英山近年把经济发展重心发到旅游上,大修旅游公路,蕲春的财力还没有倾斜到这里来,看来路况要改观,还需要很长时间。
蕲州镇雨湖湖山悦眼,直通长江

夜宿蕲州镇,一宿无话。清早起来,推开窗就是一句唐诗:水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窗外的雨湖直通长江,天尽头看不尽的青山隐隐、绿水悠悠。
上文说到,蕲春作为蕲州首府时,府治本来在漕河镇那边的罗州城,后来经历金朝和元朝两次兵燹,城池残破,接任蕲州刺史的官员,就把府治移到了长江边的蕲州镇。
明朝正统十年(1445)三月,荆王朱瞻堈将封国国都从江西建昌移到了蕲州,藩王地位尊贵,蕲州的政治地位、社会影响力大幅度提升,只可惜明末张献忠破荆王府屠城,蕲州惨遭焚掠,沦为废墟。
九里长墙的城池颓圮了,九十九座寺庙道观、九十九座牌坊、九十九口水井的市井,成了一片黍离之悲。从此蕲春彻底告别繁华,1953年蕲春县移到漕河镇,蕲州从王都、府城、县治一路直降,变成了一个平淡无奇的小镇,就好像一场政治风暴,将一个副国级领导人,贬成了一个乡镇办事员,令人怎不嘘唏!
玄妙观是李时珍悬壶济世的地方,如今是蕲春中医院所在
李时珍墓
李时珍像
蕲州出了两本震古烁今殿堂级别的巨著,一本是《西游记》,一本是《本草纲目》。因为两书的作者,吴承恩做过荆王府纪善,李时珍做过荆王府奉祠,如今荆王府已经是乱石堆,无物可看,两人生时所有的痕迹都抹灭了,只有李时珍的坟在。
黄冈每个县都出过几个大人物,李时珍就是蕲春最响亮的人文名牌。这一点蕲春做得很好,把李时珍的纪念馆修在他的故乡,而不像某些邻县,县城本位主义太强,非要张冠李戴挪到县城来,让有意到圣贤故里寻古探幽的人大失所望。
蕲州镇是从前蕲州府的府城,城池高大完整,如今只剩下玄武门残城。
蕲州号称千年古镇,但是遍地寻找不到古迹。仅剩的玄武门残城,城池周围环境杂乱,城墙上竟然修了一座餐馆,厨余垃圾污水横流,让人觉得叹息。走到李时珍纪念馆,唯有一座红砂石牌坊殊为可观,大明气象,刀痕如新,保存非常完好,不由让人眼睛一亮。
看着这个牌坊,和我在西南多省看到的土司城的牌坊形制很像,那些品级不过四品到六品的地方统治者,留下的城池、陵墓以及文物就殊为可观,而荆王府是正一品亲王,地位比藩属国朝鲜、越南这些同样是亲王爵位的外国君主还要高,如果没有张献忠那场祸乱,如果后人对历史多一份包容和保护,我眼前恐怕就不是一座孤单单的牌坊,而是一座比韩国景福宫更加金碧辉煌的宫城吧?
后人将李时珍与其子李建中、李建木、其孙李树初合称四贤,建四贤坊,坊表上刻有“六朝文献,两镇干城”的赞语。
李时珍其实就是医药界的玄奘,玄奘法师西行印度求得原典订正了中原汉传佛教的众多谬误,李时珍则亲入名山采药一一订正了从前各种医学本草书籍的谬误。但与玄奘一路西行,受到西域各国和印度宗教界崇隆礼遇不同的是,李时珍的事业是孤独的,他没有赞助者,也没有同路人,白天在虎啸猿啼的山谷中寻草觅药,夜晚在如豆的油灯下用毛笔图写药草的形状,一株药一株药地逐一订正过来,穷经皓首二十七年,书成之后,献于皇帝,皇帝丢下一句:“书留览,礼部知道,钦此。从此束之高阁,回想起来,悲哀至极!
进入馆内,两边的游廊墙上镶嵌着《本草纲目》中的药图,进门右手游廊是植物图,进门左手游廊是动物图,一副一副图看过来,我相信李时珍一定很穷,他没有钱去两广和沿海去亲眼看穿山甲和海鱼这些动物,所以画出的图估计是听人描述,和现实差别甚大。
画得有点像鱼头四脚蛇的穿山甲,相信是李时珍根据他人描述所绘,其实并未亲眼见到。
纪念馆中特地开辟一块药草园,其中有一件值得一说的公案。蕲春本来盛产蕲竹,清顺治二年,南明总兵官马玉良来到蕲州,这里已经废墟一片无物可取,穷疯了的士兵竟然把当地所产的蕲竹伐得一干二净,以至于后来的人根本就不认识蕲竹是何物了。
药草园游廊处种着一片号称“蕲竹”的竹子,我一见了就疑窦丛生。竹节鼓鼓的,节环斜斜的,竹筒非常短。古代文献记载,“蕲竹”号称笛竹,这样的竹子怎么可能做笛子呢?蕲竹是古代制作高级竹簟的原材料,唐朝白居易寄一副蕲簟与元稹写了一首诗:“滑如铺薤叶,冷似卧龙鳞,清润宜成露,鲜华不受尘”,这种到处是节疤的竹子怎么可能织成光洁如镜的竹簟呢?
被李时珍纪念馆当成“蕲竹”的龟甲竹
真正的“蕲竹”理应竹节修长,竹皮平滑
我仔细查了一下植物图谱,才知道这种竹子根本不是蕲竹,而是毛竹的变种之一——龟甲竹。想李时珍一生踏遍名山,去订正各种动植物学上的错讹,但后人并没有继承他的精神,这种不求甚解、以讹传讹的错误就在他的坟前继续发生,着实让人觉得滑稽和荒唐!
李时珍留下了一部煌煌巨著,他的名声也成就了蕲春“艾都”的名声。蕲艾就是艾草界的法拉利和LV,天下以蕲艾为尊。如今大家都富了,难免会跌入古代富人求长生的窠臼,意图用药物和保健品不断延长无常的生命。在走出纪念馆时,看见馆内设有艾灸室,里面烟雾腾腾,不少人正在里面接受艾灸调理,让人想起《扁鹊见蔡桓公》那句话“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能用艾灸治的病,不是什么大病;只是一种自我心理安慰罢了!
蕲艾已经成为蕲春的支柱产业,这一点李时珍做梦也想不到吧
中医和西医都是从药草学和巫医发展出来的,但最后西医发展成世界医学的顶峰,中医则苟延残喘,被世人时时注目以怀疑的眼光。也许就是因为中国少了像李时珍这样具有科学精神的贤圣,将太多荒诞不经的阴阳五行和民间偏方奉为神圣,一次次塑神,又一次次神话破灭,直到今天,电视上还充斥着各种保健品的广告,而医学界要么沉默不语要么与之沆瀣一气,缺少李时珍,中国的本土医学注定会走上天涯孤旅!
转发文章 功德无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