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处不销魂

端午节了,也懒得与人说一句安康,很是失礼。只因最近烦心事太多,各种各样的烦,千奇百怪的恼,让人特别不爽。明年就要满五十了,别人早就一人得道顺带让鸡犬也升了天,可我还总统都没有当上;少有凌云志,想成为伟大的什么、什么家,可现在连个部门优秀都混不上;本想名扬天下,名垂青史,可粉丝还没有黑粉多;想把自己练成施瓦辛格,怎奈,不管如何努力也只是一个李小龙状态;本想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大快朵颐,快意人生,怎奈有好几个高泰山一样地压着呢,请注意:不是吃不下、喝不了,是不能吃也别想喝……你说,我可活什么劲儿啊?于是,心中抑郁,与人一言不合就发生争执。远有美国骚乱,中国也有疫情,近有毕业六年的学生尚在向我索要人生真谛,最最近的办公室窗外的樱花树莫名其妙就死翘翘了,真不是一个好兆头:这个办公室已经有一位英年早逝了,下一个会轮到谁呢?唉,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可我又到哪里去弄扁舟?想要去访名山,我的白鹿又该放在哪儿呢?
唯一可以做就是去游泳,一游解千愁,人在水中徜徉我心荡漾。
看到了下面这幅场景,我的心一下子就爽了、飞扬了。
午后,雨后的毒阳炙烤着大地,街道上的人、物都被蒸发了。一顶遮阳伞下,有一个路边的擦鞋摊。水桶、帕子,镊子,喝水用的杯子,收款用的二维码,还有一张为台湾膏药“做广告的纸牌(是台湾老郎中脚气制药厂生产的,还有人物图像,像李时珍。我看每一位老中医都像李时珍),一应俱全。
可就是没有顾客。我出门经过时听到摊主在与对面店铺的老板在说:“没有生意!”这也算生意?其实,那个门面里也没有生意,就像我们大家都没有生意一样。我游泳回来就看见这位可爱的摊主以这种销魂的姿势躺在这儿。顿时觉得我们应该对他们的生意充满信心:这段日子,地摊经济成了热门话题,说不一定明天就会冒个百万富翁、千万富婆出来。
该摊主不急也不恼:只见她斜躺在椅子上,标准的“京瘫”。一只脚放在平时自己坐着为他人服务的塑料方凳之上;亮点在另一只脚——搭在支撑遮阳伞的柱子上,她错误地地把它当钢管了!?真是亮瞎了我的人眼。可她无觉,眼睛盯着右手的手机,左手还在抚摸着自己的大腿呢。晃眼看,她的腿真有光泽,仔细看,原来是穿了肉色长腿丝袜(俗称玻璃袜、丝光袜)的。既可防麦蚊(一个体型极小,极嗜血,咬了极易长疙瘩的蚊,属蚊中的核武器)又好看,一举两得,好!
莫道不销魂,试问伞下人,却道风光依旧。知否,知否?应是腿肥人也不瘦。
试问:她怎么敢以如此销魂的姿势展现公众面前?一是她是背向人行道的;二是路边停了一辆白色的小轿车——能阻挡对面人们不怀好意的窥探;第三点才是最重要的:她有良好的心态。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三十年河东,三十河西,在门面里做生意的人终将会搬出来和我们一起摆地摊的。
这心胸、这气度恰我辈或缺的。
我遂吟: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原来我还是有可能成为蔡元培、马云,当然最可能是苏东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