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睡眠

神秘的睡眠黎荔
莎士比亚在《麦克白》中,曾这样写道:“一切有生之物,都少不了睡眠的调剂。”是的,人类需要酣睡,就像需要食物一样。我们在睡眠中投入三分之一的人生,假如我们能活到90岁,那么,我们的睡眠总时长,相当于整整三十年呀!睡眠是一件相当神秘的事情。我们知道它至关重要,却又不知道确切原因。我们说不清睡眠是为了什么,什么样的睡眠最有益健康和幸福,又或是,为什么有些人很容易入睡,有些人却辗转难眠。我们不能完全理解睡眠这件事情,更不知道为什么睡眠还要做梦。甚至当小宝宝还在妈妈肚子里面的时候,他们就在做梦了——问题来了:他们会梦见什么呢?身体没有哪一部分不得益于睡眠,生理学家曾经尝试剥夺动物的睡眠,结果几天后动物就死于非命了,大脑解剖中并没有看到明显的损伤,在实验动物身上并没有任何可以解释其死亡的异常现象,只不过,它们的身体放弃了。如果普通人连续几天不睡觉,记忆损伤会非常严重,会变得烦躁和糊涂,直至自己的整个存在变成一种模糊的幻觉。睡眠与大量生物过程有关,比如巩固记忆、恢复荷尔蒙平衡、清除大脑中累积的神经毒素、重置免疫系统等,但是,睡眠显然也不仅仅是休息,相反,它的活动可能比完全清醒时更有节律。当一个人陷入深深的睡眠,便难以抵挡强盗和捕食者的攻击,一定有些什么东西让我们如此渴望睡眠,哪怕它让我们处于如此危险之地。如果睡眠没有一个绝对关键的功能,那么它就是演化过程中所犯的最大错误。睡眠到底是为了满足什么深层的基本需求呢?
我们睡梦中并不宁静,每个人在晚上都很不消停。一般人一晚上会翻身或明显改变姿势30-40次,我们夜间睡眠周期中最有趣、最神秘的一个阶段,就是快速眼动睡眠,我们做梦大多是在这时候。这个时候入睡者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但眼睛在闭着的眼皮下快速转动。为什么眼睛要动?原因还不确定,一个显而易见的设想是,我们在看着自己的梦,就像在看一出紧张的情节剧。从大脑功能的成像研究显示,即使在睡眠中,大脑也是活动的,大脑依然被使用,它仅仅是处在另一种活动状态,有时候大脑的某些部分比人完全清醒、四处走动时更活跃。如果我的窗外有一棵高高的树,我曾见狂风将窗外的树摇撼,而窗外的树——假如它窥见我在这屋中睡眠,它会看到我也曾猛烈地被激荡,几乎被暴风席卷,在我不安宁的睡眠中。很多年前,我写过一首关于睡眠的诗:突然掉入睡眠的深渊被抛出这个世界之外生命的一部分完全不受自己支配谁布一幕悲喜沉浮的戏剧让我们间接地生活,如在镜中一次次破镜而出从幻影幢幢中逃脱一缕神秘的微风,徐来吹过我们逐渐昏沌的面庞说时迟那时快我们又一次不战而降堕入影像重叠的深洞
睡眠的世界,在这个头骨外的真实世界的另一边。每晚,我们完全睡在自己的身体内,不与任何人分享。然后,早晨醒来,睡梦不见了,世界还是原来的样子,我们忘记了在睡梦中遇见了谁。睡与醒之间的那个迷离期,最为神秘,好像是走出黑暗洞穴,双眼需要去调适光的变换。当明艳的晨光遍洒于大地,一个人睡醒面对黎明睁开双眼,他的大脑需要去调适刚刚所经历的睡眠时间,他要整合大脑中的带电粒子,运转着,调试着,迎向这个苏醒的时刻。种种调试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真正的生命醒来,醒来跟新的自己打招呼,以新的自己过新的一天。每晚睡眠中有一段时间是全无知觉的,确实跟死亡很相像,所以,可以把每天早上醒来想象为出生,一个人在人间诞生慢慢睁开眼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