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将至

落叶将至
黎荔
节令已到,不久,我们的肩头,将缀满行星和补丁般层层叠叠的落叶。在入秋的急遽冷却下来的夜,在凉雾之中,落叶甚至会如雨点般,滴滴嗒嗒,下个没完没了。
秋天,树木的呼吸转暗,影子变长,而在树木的内部,一场盘旋的风暴敲击着,震动着,落叶纷纷,蝴蝶拉着枯叶的手掉进舞蹈的深渊。在扬起的尘埃中,落叶与果实匆匆来去,只有风暴真实,其他一切皆属虚妄。
岁晚时暮,物华摇落,正是人们最为敏感的时候,一片落叶便能触动内心的愁闷,有感于自身的坎坷与失意,有感于光阴流逝的短暂。随微飔和落叶而来的,是那秋天的哀怨吗?侧耳倾听,秋天丛林中金黄色叶子飒飒作响,惘然的一只野猫,皮毛纷乱略脏,踏在枯干落叶上发出瑟瑟声。不堪承载着这时间的负重和岁月的迂回,真想逐一场落叶长风,心骛八荒,去往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这时节,总是会想起里尔克的名诗《秋日》: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尤其喜欢这首诗的结尾,风把纷飞的落叶吹来,像是补充了一句。祈祷与悲悯,困惑与觉醒,都无法改变“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这样的事实,孤独的依然孤独,不幸福的也没法夸耀幸福。但是,没有房屋,还是得动手搭建。我们的生活,还是得靠自己来保卫。每年秋风呼啸,我们还是要悟出一棵树的生老病死,读懂一片落叶的宇宙奥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