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吧 | 灵魂深处的蓝——精神分析与文学中的美

点击蓝字
关注学堂
◆ ◆ ◆◆
灵魂深处的蓝
——精神分析与文学中的美
靳晓静
◆ ◆ ◆◆
导语
春天,也许要说到一个字:美。
在精神分析的领域里,如何谈到美?如何看待精神分析的美?都像是一种奢望,也可能源于这种美稍纵即逝、难以捕捉、变化多端等等,也因此我们称它为一种流浪和倔强的美。而在精神分析与写作当中,这种美在言语和文本当中,以一种特殊的质感呈现……
(在雪堂新年沙龙上诗人靳晓静就谈到了精神分析与文学碰撞出来的美,以下是她的发言)

将精神分析与文学放在一块儿谈谈,本身就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两者之间的共同点还真的挺多。比如,它们都是以人为关注对象,以人的精神世界及其命运为素材展开工作。同时,它们又都是以语言为工具,对语言的所指与能指,包括语误,歧义、象征等语言形式充满职业性的敏感。这方面可以谈的很多,我这里先谈谈“美”这个命题。某种意义上说,美本身也是一种防御,一种救赎,一种信仰般的存在。文学中的美众所周知,那么,精神分析中的美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
去年年底,在中欧连续四年的精神分析培训项目第二年的培训班上,欧洲外教们极具文学性的案例文本,使精神分析中的美,在我眼中显形。那些文本的语言像上乘的小说,极具吸引力。其中一个案例文本的标题是,《藏在灵魂深处的蓝》,副标题是—在能被分析的边缘。这是一个十分破碎而酷烈的个案,个案的案主是个十六岁的中学生。她数次自杀,情绪严重失控。她两岁时妈妈离开,爸爸也不想要她。她在祖父母外祖父母,父母以及一些亲戚处辗转寄养。她的祖母和父亲还有暴力倾向,经常毒打她。她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分别来自意大利,西班牙,她在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法语之间来回流浪,她在一个大家族中来回流浪,没有一个地方真正想要她。她也不想活了,她想死在海水中。而在法语中,海水和母亲是同一个词,大海中深藏着灵魂的蓝。那是她出生前和她融合在一起的羊水,她要回到母亲的子宫中,回到她出生前的世界。她宁愿从未出生。这里,我想到一个我自己的个案,一个大二女生,三个月前她吃一盒抗抑郁药—左洛夫自杀,药吃下去后,求生本能致使她给父亲打了求救电话。送去洗胃,住了一段时间院。治疗期间,她仍有死亡冲动。在我咨询室里,她报告她的一个白日梦,有两个自己,在大海中,她把其中的一个用竹筐沉入海底,她跟她约定说,你替我死,我替你活着,但多年后,我们一定要陆地上重逢。依然是大海,母亲,死亡,某种程度上,一个人象征化的能力可以拯救自己。我说,“你杀死了自己的一部分,然后你替她活下来”。她说,是的。这两个极具文学性的案例报告,使我看见精神分析中动人心魄的美,这种美来自于分析师对命运的感受能力,也来自对生命的爱、尊重以及诗意的洞悉。
类似的美在文学中比比皆是,作家对人性直觉的感悟之美相当动人。鉴于拉康特别重视语言,这里我想呈现一个跟语言有关的美的片段。这个片段是德国作家雷马克《西线无战事》里的,这是一本以一战为背景的长篇小说,书中的男女主人公一个是德国人,另一个是法国人,平日里他们都用英语交流,而当女主人公重伤弥留之际,在男主人公的怀抱里,她用自己的母语法语向男主人公告别,而男主人公用他的母语德语对她说着爱。他们就这样呢喃着,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温柔。他们用对方完全不懂的语言,做着最深的交流。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油然而生。语言是人存在的基石,在生死大限之际,他们在各自的母语中找到了恒久的爱与存在。
美是在真与善的土地上开出的花,因此,同样以人为工作对象的文学和精神分析最终都必然是美的,尘世上人性中都充满扭曲异化甚至是血污,文学与精神分析让这些归于澄明。这种升华之后的美,让人在暗黑中得以窥见光。
当然,文学和精神分析中的美都需要灵性的感悟和创造,创造源自无限的想象力。小婴儿为了缓解母亲不在时的焦虑,会选择吸吮手指,紧握玩具布熊、抱枕、妈妈的睡衣等东西,来替代妈妈,这个叫“过度性客体”。而婴儿手指与玩具之间的距离,叫做“过度性空间”。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都源于此。因为在此前,有一个实在的缺(妈妈不在),为了弥补这个缺失,婴儿进入到想象的空间,把玩偶睡衣想象成妈妈。尽管在想象的空间里充满了幻觉、错觉,但同时创造出了一个圆融自足,可以充分满足人自恋的世界(艺术作品,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用来满足人的自恋的)。如果亚当夏娃当初没有偷吃禁果,仍生活在硕果累累遍地黃金珍珠玛瑙的伊甸园,人类就没有缺失。而若没有缺失,人类也就不会有想象力和创造力这种迷人的东西了。所以,过度性空间是一个想象力弥漫的空间,是一切艺术的存在之地。同时也是精神分析中美的存在之地。
时间有限,就此打住。祝各种分析师能在工作中体验到美的瞬间而感受深沉饱满的愉悦。
同样,这种美的意蕴,像水的涟漪一波波荡漾开来,这种美在精神分析与文学当中来回流浪,捉摸不定,但它来过的踪影,吸引着我们用耳朵捕捉、用文字遮挡,用诗歌呈现……
语言
靳晓静
语言是一个盲人
你说的话
不属于这个下午
不属于这潮湿的天气
你述说过往
甚至你的话也不属于你
你的指尖
仍停留在婴儿床的上空
那里有空
你指尖的距离离母亲有多远
伤痛就有多深
伤痛的五臟六腑
没有形色
色即是空,没法述说
你还是长大了,坐在这里
楚楚的,却视自己为敌人
你下意识地用手指抚触嘴唇
又用牙齿咬了咬手指
你一无所有
这指尖是你的亲人
有一种语言
需要牙齿来咬破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
嘴角有血
就让最善意的风来吹干它
这是万能之母递给你的纸巾
接住它
从此不需要再说什么
作者简介
靳晓静
精神分析临床工作者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特聘督导师
诗人(有多部诗集出版,诗集《一个精神分析师的手记》即将出版)
哲学(宗教学)硕士
现私人执业 接受地面网络分析,咨询
手机:13688363015
微信编辑:玄渊
栏目编辑:李娟
最终审核:陈斌
雪堂卮言 精神分析杂志
▇扫码关注我们
本公众号版权归“雪堂卮言精神分析杂志”及作者所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在未征得我们同意的情况下不能转载我们的文章,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如需转载合作等其他事宜,请联系我们:[email protected]
平台重在分享,尊重原创。文章仅表达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
点一下你会更好看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