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运喜:“教授不上课将被清理”释放了哪些信号【宝庆声音·论坛】总第827期,20191009第256期

主编心语:宝庆无名书生,业余不甘寂寞,秉笔直书,言为心声,歌为时事。誓以公民之情怀,担国家之责任,议时局之现象,写大义之文章。但求传播正能量。愿为社会发展、文明进步、民主正义,贡献片言只语。自创宝庆声音,为有志同道之人提供发声平台,敬祈关注支持!
作者简介:刘运喜,男,60后,邵阳学院教授。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人民政协报》《中国教育报》《湖南日报》等。湖南省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邵阳市优秀社会科学专家。
“教授不上课将被清理”释放了哪些信号
文/刘运喜
教育部将出台新规,大学教授和副教授连续3年不给本科生上课,将清理出教师系列。(2019年9月24日《北京日报》)
  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出席北京外国语大学非洲学院和亚洲学院成立仪式时透露,教育部将出台新规,大学教授和副教授边疆年不给本科生上课,将清理出教师系列,离开教师岗位。笔者认为,这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足以引起所有高校教师的重视和注意,特别是那些醉心于科研、不屑于教学的大学教授。
那么,这个消息释放了哪些重要信号呢?
高等教育必须坚持以本为本,大学教授必须给本科生上课。以本为本,即以本科教学为本。教学是教师的根本任务,是教师的责任田,教师有义务种好责任田,让责任田长出庄稼,长出累累硕果。否则,教师不上课,不想上课,不愿上课,就是丢失了教师的根本责任,背离了教师的初心,忘记了教师的使命。教师荒芜责任田,自己无教学业绩事小,耽误学生成长,影响学生发展事大。“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几千年前,文学家韩愈就指明了教师的责任内容,即传道、授业、解惑。传道是关于为人处世的学问、道理,授业是关于知识技能的传授,解惑是关于疑难问题的解答。无论传道、授业、解惑,都离不开课堂,离不开上课。
大学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必须具有足够的含金量。教师必须给本科生认真上课,用心上课,保证质量和水平,否则就是不合格,就要面临下课下岗。大学建设“金专、金课”,必须要有“金师”为前提和保证。没有一支高素质、高水平的“金师”(师资队伍),就不可能建设一流的专业、一流的课程;没有一流的教师、一流的专业、一流的课程,就无法培养出一流的学生,人才培养质量就要打折扣。所以,大学教授不但要回归本分回归初心,回到教学岗位上,给本科生上课,而且要用心上课,认真钻研教材教法,认真了解学生需求,认真把握学科专业发展水平,努力上好课,力求给学生最新的知识、最佳的技能、最大的收获。
大学科研必须服务和促进教学。虽然,大学教师还有科研的重要任务,但是科研必须为教学服务,科研的选题要坚持从教学中来,从实际问题中来,科研成果要应用于教学之中,指导教学改革,促进教学水平、教学质量、教学效果的提高。所以,大学教授不能借口科研而不上课,忽视教学的重要性、本位性、根本性。
大学要建立引导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制度体系和评价体系。大学要修订完善教学管理制度,采取系列措施办法,科学评价教师能力水平,建立长效机制,引导教师从重科研转到重教学,从以科研为本转到以教学为本,促进形成人人关心教学、人人重视教学、人人参与教学、人人奉献教学的浓厚氛围。
总之,各高校要积极响应教育部号召,大力加强“金专、金课、金师”建设,加大对教学的投入与考评,加强对教师的管理考核,彻底改变教学宽松软的状态,鼓励引导教师以给本科生上课、上好课为己任,以教学为荣,加大教研教改力度,不断提高教学质量与人才培养质量。
(编辑:喜哥)
图片来自网络,侵权联删。
=========================
《宝庆声音》感谢您阅读!
欢迎投稿:欢迎扫描上面的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宝庆声音”。本刊欢迎正能量、高质量、有品有趣有味的各种体裁美文。您有得意之作也可向本刊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邮件主题:专投宝庆声音),亦可添加主编微信(喜哥:13973929980)直接投稿,投稿须保证原创专投(或首发),10天后未见平台发布,请另投他处。著作权属于原创作者所有,文责自负,如发生版权纠纷,本刊概不承担任何责任!谢谢您的大力支持!
温馨提示:凡稿件在本刊编发推送后,作者既不积极转发又不带头赞赏,且一周内阅读量达不到200点的,谢绝再次投稿!!!投稿宝庆声音后又他投,导致编辑劳而无功,影响正常推送的,永不接稿!!!如有赞赏,推送当日(一般截止22:00)结账,超过20元部分按3:2分成以红包形式发给作者稿酬,赞赏20元(含)以下留作平台维持。
主编心语:宝庆无名书生,业余不甘寂寞,秉笔直书,言为心声,歌为时事。誓以公民之情怀,担国家之责任,议时局之现象,写大义之文章。但求传播正能量。愿为社会发展、文明进步、民主正义,贡献片言只语。自创宝庆声音,为有志同道之人提供发声平台,敬祈关注支持!
作者往期作品目录:
喜哥:重阳节致老爸【宝庆声音·文学】总第 825期,20191007第254期
刘运喜:花到香时花自开 情到深处意自真【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823期,20191006第252期
喜哥:我骄傲我是中国人【宝庆声音·文学】总第819期,20191002第248期
喜哥:己亥国庆七十华诞献诗【宝庆声音·文学】总第818期,20191001第247期
刘运喜:国庆日是爱国主义教育的好契机【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817期,20190930第246期
喜哥:校园组诗(【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812期,20190925第241期)
喜哥:家乡的孩子(【宝庆声音·文学】总第811期,20190924第240期)
喜哥:我家的房子:从茅草房到红砖房(【宝庆声音· 散文】总第810期,20190923期239期)
刘运喜:狗尾村里的喜事(【宝庆声音·文学】809期,20190922第238期)
喜哥:用信仰的力量引领新时代长征(【宝庆声音·论坛】总第806期,20190919第235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802期 | 时评 | 喜哥 | 如何防止“短命”政策(20190914第231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801期 | 诗歌 | 喜哥 | 诗吟中秋(20190913第230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99期 | 时评 | 喜哥 | 匹配“灵魂室友” 多此一举!(20190911第228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98期 | 诗歌 | 喜哥 | 教师的今与昔(20190910第227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97期 | 时评 | 喜哥 | 电子科大“坑师门”及其他(20190909第226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95期 | 诗歌 | 喜哥 | 文具吟(组诗)(20190907第224期)
【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794期 | 诗歌 | 喜哥 | 农具吟(组诗)(20190902第223期)
【宝庆声音·艺术】总第787期 | 对联 | 喜哥 | 2018年对联习作选辑(20190822第216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86期 | 教育随笔 | 喜哥 | 孩子假期游学真的很重要吗(20190821第215期)
【宝庆声音 ·资讯】总第785期 | 文艺资讯 | 市诗协文艺活动二则(20190819第214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80期 | 诗歌 | 喜哥 | 新诗四首(20190814第209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70期 | 时评 | 喜哥 | 全业态垃圾分类,你知道多少?(20190805第199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65期 | 时评 | 喜哥 | 快递行业评职称意义何在(20190731第195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59期 | 随笔 |喜哥 | 暑假补习班,家长你报不报(20190725第188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54期 | 诗歌 | 喜哥专刊 | 诗三首(20190720第183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53期 | 时评 | 喜哥 | 山大“学伴”事件,我也来说道说道(20190719第182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38期 | 诗联 | 喜哥 | 近期诗联小辑(20190703第167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36期 | 建党98周年纪念特刊 | 喜哥 | 心中的太阳 (20190630第165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34期 | 诗赛走笔 |喜哥 | “讴歌新时代,湘女绘新篇”邵阳女子竞风流(20190628第163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33期 | 随笔 | 喜哥 | 高考志愿怎么填才好(20190627第162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27期 | 时评 | 喜哥 |论文研究 “屁”,你真的只是笑笑么?(20190620第156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726期 | 散文 | 喜哥 | 父亲是家里的脊梁(20190619第155期)
【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724期 | 随笔 | 喜哥 | 比谢师宴更好的是铭记师恩(20190617第153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17期 | 高考作文 | 喜哥 | 热爱劳动 从我做起(20190609第146期)
【宝庆声音·散文】总第716期 | 高考记忆 | 喜哥 | 我的三次高考 (20190608第145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12期 | 随笔 | 喜哥 | 高考已经到来,你做好准备了吗?(20190605第141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09期 | 随笔 | 喜哥 | 幼儿教育要重视培养孩子的创造力(20190602第138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707期 | 时评 | 喜哥 | 远程“微仲裁”值得总结推广 (20190529第136期)
【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700期 | 时评 | 喜哥 | 高职如何抓住“双高计划”机遇 (20190522第129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698期 | 散文 | 喜哥 | 作客花瑶人家 (20190519第127期)
【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697期 | 时评 | 喜哥 | 买短乘长该谁担责?(20190518第126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691期 | 随笔 | 喜哥 | 我家里的她(20190512第120期)
【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684期 | 诗歌 | 喜哥 | 五四青年节诗三首(20190504第113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683期 | 五一随笔 | 喜哥 | 新时代劳动者最需要什么 (20190501第112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682期 | 时评 | 喜哥 | 把校园建成最阳光最安全的地方(20190430第101期)
【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681期 | 时评 | 喜哥 | 建立“双师”工作室 政府来推动(20190429第110期)
【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678期 | 随笔 | 喜哥 | 2019年世界读书日感怀(20190423第107期)
【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674期 | 随笔 | 喜哥 | 石齐听讲座 感受不一般(20190416第103期)
【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673期 | 教育评论 | 喜哥 | 开展创新创业教育要有“五保证”(20190414第102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670期 | 诗歌 | 喜哥 | 父亲吟(古风) (20190409第099期)
【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667期 | 诗歌 | 喜哥 | 清明,我想母亲说(20190405第096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659期 | 时评 | 喜哥 | 智慧校服具有考勤、家校沟通功能,您怎么看?(20190325第088期)
【宝庆声音· 论坛】总第650期 | 时评 | 喜哥 | 课后服务不得增加学生课业负担(20190315第079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638期 | 时评 | 喜哥 | 教师淡妆上课是为人师表之需要(20190306第067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637期 | 诗歌 | 喜哥 | 又到学雷锋时 (20190305第066期)
笔注于情 情寄于诗——张玉梅诗集《被雨打湿的流年》情感赏析
【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618期 | 诗歌 | 喜哥 | 开学了(外一首)(20190223第047期)
【宝庆声音·论坛】总第616期 | 时评 | 喜哥 | 老年公交卡不可因噎废食(20190222第045期)
【宝庆声音·文学】总第607期 | 随笔 | 喜哥 | 诗韵飞歌,从星城出发(20190216第036期)
【宝庆声音· 文学】总第605期 | 诗歌 | 喜哥 | 己亥情人节赋怀(20190215第034期)
【宝庆声音· 文学】 总第596期 | 诗歌 | 个人专刊 | 喜哥 | 交通组诗 (20190211第025期)
【宝庆声音·文学】(20190206)第014期(总第585期) 诗词 | 喜哥 | 2019年新诗第二辑
【宝庆声音· 论坛】 (20190201)第002期(总第573期)时评 | 喜哥 | 犯重罪的未成年人能否重回学校
【宝庆声音· 论坛】 (20190201)第001期(总第572期)时评 | 喜哥 | 女子被冒名结婚 谁该担责
【宝庆声音·诗词】 喜哥 | 2019年新诗第一辑
【宝庆声音·诗联】 喜哥 | 贺雷海为获央视中华诗词大会第三季总冠军
【宝庆声音·诗词】喜哥新诗三首
【宝庆声音·论坛】喜哥 | 学习崇高精神风范 汲取新时代前进力量——纪念周恩来总理逝世43周年
【宝庆声音·诗词】 喜哥 | 永远的怀念——纪念周恩来总理逝世43周年
【宝庆声音·论坛】 喜哥 | 期待迎来高校毕业生就业新春天
【宝庆声音·论坛】喜哥 | 文化进万家 欢乐迎新年
【宝庆声音·诗词】 喜哥 | 过年
【宝庆声音·诗词】 喜哥 | 诗人想上《诗刊》
【宝庆声音·诗词】 喜哥 | 元旦抒怀
【宝庆论坛】 喜哥 | 这样的父“爱”要不得
【宝庆诗词】 喜哥 | 毛主席万岁
【宝庆诗词】 喜哥 | 赞怀邵衡高铁开通(附列车运行时刻表)
【宝庆诗词】 喜哥 | 毛泽东主席诞辰125周年纪念特刊
【宝庆声音】 喜哥 | 证照批文免费邮 便民服务好举措
【宝庆诗词】 喜哥 | 冬至诗二首
【宝庆诗词】 喜哥 | 改革开放40年感怀
【宝庆论坛】 喜哥 | 减刑假释公开化是法治的可贵进步
【宝庆诗词】喜哥 | 我也要写诗
【宝庆论坛】 喜哥 | 和谐稳定是民生幸福之源
【宝庆论坛】喜哥 | 推进改革开放再深入 奋力谱写湖南新篇章
【宝庆诗词】 喜哥 | 为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祭
【宝庆诗词】 喜哥 | 打柴归来(看图写诗)
【宝庆诗词】 喜哥 | 心语二首
【宝庆论坛】 喜哥 | 公司要求员工每月走18万步,少1步扣1分钱,你怎么看?
【宝庆论坛】 喜哥 | 也谈教师的惩戒权
【宝庆诗词】 喜哥 | 喜哥现代诗六首
【宝庆论坛】 喜哥 | 女子无证驾驶对警察撒娇,你怎么看?
【宝庆论坛】 喜哥 | 大学生干部“耍官威”底气从何来
【宝庆论坛】 喜哥 | 职工医疗互助可减少因病返贫致贫现象
【宝庆论坛】 喜哥 | “红头文件”要接受群众审查?
【宝庆特刊】 邵阳学院60周年校庆诗联辑
【宝庆论坛】 邵阳学院60周年校庆办学成果汇报演出晒图
【宝庆特刊】邵阳学院举行建校60周年纪念大会
【宝庆论坛】 喜哥 | 干部未接电话挨处分,您怎么看?
【宝庆论坛】 喜哥 | 向优秀党员榜样致敬
【宝庆论坛】 喜哥 | 教师职称终身制该不该打破?打破后怎么办?
【宝庆论坛】 喜哥 | 限时遛狗,请问可否?
【宝庆论坛】 喜哥 | “进博会”展现中国开放自信
【宝庆论坛】 喜哥 | 金庸武侠小说对青年价值观的积极影响
【宝庆论坛】重庆公交车坠江事故留下什么警示?你认同吗?
【宝庆论坛】 喜哥 | 学校禁带手机岂能对学生搜身
【宝庆论坛】 喜哥 | “马上就办”后还要“努力办好”
【宝庆论坛】 喜哥 | 让“科学献血、无损健康”理念深入人心
【宝庆论坛】 喜哥 | 反腐是一场我死我活的斗争(小说评论)
【宝庆论坛】 喜哥 | 学校对学生的“家族名人”感兴趣,究竟为了什么?
【宝庆论坛】 喜哥 | 中国文明网《好人365》 专栏 诠释了一种什么精神?
【宝庆论坛】 喜哥 | 让尊老敬老融入日常抓在经常
【宝庆论坛】 喜哥 | “马上就办、真抓实干”是新时代作风建设的根本要求
【宝庆论坛】 喜哥 | 期待绍兴标准让河湖更加秀美
【宝庆论坛】 喜哥 | 律师参与城管要为执法纠偏促和
【宝庆论坛】 喜哥 | 新形势下做好家访工作的重要意义
【宝庆论坛】 喜哥 | 人生事业成功需要“忍”
【宝庆论坛】 喜哥 | 国庆在家收获不一样的快乐(随笔)
【宝庆论坛】 喜哥 | “主动公开”“及时回应”是人民至上要求
【宝庆论坛】 喜哥 | 拼多多的命运如何
【宝庆论坛】 喜哥 | 家长有责任帮孩子扣好第一粒扣子——学习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笔谈之四
【宝庆论坛】 喜哥 | 让教师享有应有的社会声望——学习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笔谈之三
【宝庆论坛】 喜哥 | 培养什么人是教育的首要问题——学习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笔谈之二
【宝庆论坛】 喜哥 | 教育是国之大计党之大计——学习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笔谈之一
【宝庆散文】 喜哥 | 我的初中班主任王耀中老师
【宝庆论坛】喜哥 | 名校与民校“隔墙而学”有何不可
【宝庆论坛】 喜哥 | 防控青少年近视只要盯住作业?
【宝庆论坛】 喜哥 | 也说央视《开学第一课》
【宝庆论坛】 喜哥 | 广西学校食堂菜谱“禁止清单”能否禁而止之?
【宝庆论坛】高校教室座位,学生可以转租牟利吗?
【宝庆论坛】 喜哥 | 大学生拒系安全带打人 原谅就行了吗?
【宝庆诗词】 喜哥 | 哲理诗系列
【宝庆散文】 喜哥 | 我见到了隆回花瑶“讨僚皈”活动(游记)
【宝庆随笔】 喜哥 | 坳下村尊师重教奖励优秀师生值得各地学习借鉴
【宝庆散文】 喜哥 | 到南岳,心愿了(游记)
【宝庆论坛】 喜哥 | 苦与情的合奏——张冬平小说集《苦菜花》评析
【宝庆论坛】 喜哥 | 重大决策风险评估 智库专家说了算?
【宝庆论坛】 喜哥 | 莫让低价游蒙蔽了你的双眼
【宝庆论坛】 喜哥 | 企业伪创新必被市场淘汰
【宝庆论坛】 喜哥 | 安全通道被占用 消防车撞坏私家车要赔偿吗?
【宝庆论坛】 喜哥 | 来宾女子汗蒸突然死亡,原因竟然是……
【宝庆论坛】 喜哥 | 来宾女子汗蒸突然死亡,原因竟然是……
【宝庆论坛】 喜哥 | 厦门旅行社对“不文明”游客拒绝服务,您怎么看?
【宝庆关注/诗词】 喜哥 | 关于假疫苗的诗
【宝庆关注】 喜哥 | 从假疫苗事件看儿童保护
【宝庆关注】 喜哥 | “假疫苗事件”带给我们什么教训
【宝庆诗词】 喜哥 | 为坳下村募集11万教育基金赋诗(外二首)
【宝庆论坛】 喜哥 | 奖励守信企业 提高贷款额度,这个政策好!
【宝庆论坛】 喜哥 | 微信时代家书倍珍贵
【宝庆诗词】 喜哥 | 白云樵隐
【宝庆论坛】 喜哥 | 点赞“要让客商满意”
【宝庆随笔】 喜哥 | 学会诗意地生活
【宝庆论坛】 喜哥 | 执法硬起来才是基层治理的良方
【宝庆随笔】 喜哥 | 聆听邹宗德先生对联讲座
【宝庆诗词】喜哥 | 从世界杯到足球梦
【宝庆论坛】喜哥 | 为了孩子上学,户口异地夫妻必须假离婚吗?
【宝庆论坛】喜哥 | 为了孩子上学,户口异地夫妻必须假离婚吗?
【宝庆论坛】喜哥 | 乡村振兴需要老干部献余热
【宝庆论坛】 喜哥 | 持证上岗的“街演”是城市的一道亮丽风景
【宝庆游记】喜哥 | 梵净山采风印象
【宝庆论坛】喜哥 | 认证服务也要打通“最后一公里”
【宝庆游记】喜哥 | 第一次文艺采风
【宝庆诗词】喜哥 | 生日赞歌
【宝庆诗词】喜哥 | 生活需要亮丽的小清新(图配诗)
【宝庆关注?高考志愿填报】喜哥 | 低分考生上不了本科 读高职也有精彩人生
【宝庆论坛?教育】喜哥 | “家长督学”是家校合作的创新举措
【宝庆关注?高考志愿填报】家有高考生的家长看过来,成绩出来了,志愿怎么填,“神器”靠谱吗?(附各省历年分数线哟)
【宝庆诗词】喜哥 | 夏至喜雨
【宝庆诗词】喜哥 | 《父亲与孩子》(外一首)
【喜哥时论】精准脱贫也要关爱扶贫干部
【喜哥时评】女子偷“摘”枇杷被带回派出所,老公和女儿到派出所抢人被刑拘,您怎么看?
【关注高考】高考与高考房
【关注高考】孩子高考,家长请假陪考有无必要?
【喜哥随笔】人民日报帮我圆了时评梦
【喜哥时论】文化是城市的灵魂
【喜哥论儿童节】儿童节到了,来谈谈家长与孩子一起成长吧
【喜哥论教育】中小学生越来越严重沉迷网络,学校怎么办?家长怎么办?
【喜哥诗词习作】走出森林便见阳光
课堂上老师被学生用雨伞打成脑震荡,反映出什么问题?欢迎大伽们见仁见智!
【喜哥论教育】大学生写作必修 实乃人生能力必需
【喜哥时论】老师不是“小白鼠” 学生奶怎能让班主任试喝?
【喜哥时论】“伤右腿割左腿” 究竟为什么?到底怎么回事?
【喜哥时论】奇葩“教练术”到底在“教练”什么
整治手机网吧需各方合力共治
【喜哥论《厉害了,我的国》】我为祖国打call
【喜哥时论】规范名医接诊人次能否去掉“原则上”
【母亲节话题】写在母亲节
【汶川地震十周年评论】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喜哥时论】个人医保账户“家庭共享” 给幸福上一道保险
【喜哥时论】保护原创 打击洗稿
【喜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诗歌表达】致马克思
【喜哥新诗习作】回报
五一,向奋战在各条战线的劳动者致敬!你们辛苦了!
【喜哥论教育】中国越开放越要重视跨文化外语人才培养
【喜哥新诗习作】春天晨跑
【喜哥论教育】本科生不应成为学术科研的“弃儿”
【月儿情诗评析】心心念念我的“梦想情人”
【喜哥旧诗习作】七律·邵阳学院四届二次双代会抒怀
【喜哥新诗习作】向往自由(外一首)
您觉得快递应该“送货上门”吗?为什么?
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 实现更大发展
福猪(打油诗)
清明扫墓感怀(七律)
贵阳市将实施课后免费托管服务“乐童计划”,您怎么看?
【打油诗】学校的樱花园
仲春即景
让真挚感情助力学生学习
私家车的“尴尬”呼唤规范管理“共享汽车”
大学“醉照寄家长”可以有
支持和鼓励事业单位专业技术人员建功脱贫一线,您怎么看?
公厕管理要求本科学历,您怎么看?
学生成绩排名好还是不好,要不要公开?
做好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需要“五大支持”
手机流量漫游费将逐步取消,重点在哪里
政府将提高个税起征点,您怎么看?
生命如歌(打油诗)
《新时代面对面》:一本理解新时代的最好的通俗理论读物
西安市未央区法院张家堡法庭要求离婚当事人考试,您怎么看?
家长“烧钱”上天价补习班,您觉得值不值?
雷锋,一个不朽的名字。雷锋精神,一种不朽的精神。新时代怎么学雷锋?
实行差别化评价 让各类优秀人才脱颖而出
我国宪法修改正当其时
教育部要求严格落实“十项严禁”,您怎么看?欢迎留言参与讨论,发表高见!
“反转红包”是感恩教育好形式
晾衣服别把文明“晾”一边
过年的方式在变,年的内涵不会变
“爱心专列”让春运回家路更温暖
过年不妨来一场彻底的“大扫除”
想念儿时砧板肉的味道
走进宁乡炭河 穿越时空之旅
实施乡村振兴要重点把握“五个关键词”
给邵阳城区单循环交通进一言
移风易俗庆寿诞 捐钱助学扬美德
新时代的华彩篇章少不了教师的奋进之笔
小学语文现神题“谁最美”,怎么看?
学生不捐被“示众”,您接受吗?
不能用师德衡量教师的一切行为
乡人·乡情·乡味
共享床位 与道德匹配吗
“五个过硬”是新时代领导干部的合格标准
华侨大学华文学院课堂考勤新招,每个学生都有一个“专属桌牌”,上课就像开会。您觉得如何?
四川文化传媒职业学院思修课出题考“态度”,您怎么看?
优秀古诗文是学生健康成长的重要营养
中学生办公司开微店,您赞成他们创业吗?欢迎留下您的宝贵意见!
教师被家长设套发微信红包,被举报后受罚,是个大大的教训!
公共场所装自动体外心脏除颤仪(AED),您有什么想说的?欢迎参与讨论!
2018,让我们为幸福而奋斗
2018,再战脱贫攻坚
不忘初心,从新出发——我的2018年元旦献词
问月
如何做好新时代的高校新闻宣传工作?听听一位老宣传工作者的发言吧!
强化监督问责才能为干部选任把好关口
用自信奋斗书写华彩人生——为我的49岁生日而写
永远怀念敬爱的领袖毛主席
农家书屋要务实求实
诗人的乡愁我也有(悼余光中先生仙逝)
环保违法道歉能有多少诚意
社会服务能不能抵刑
公厕“刷脸取纸” 方便者敢全部取走吗?
深圳智能驾驶公交车在城市街道上试运行,您怎么看?
“低碳交往” 党员干部应自觉带头
“市长热线”关乎民生福祉
一个人(暖心散文)
第五种权力是什么?让我们一起来阅读···············
化解城市打车难,该从哪下手?
为市民无偿献血点赞
我的一首打油诗是这样写出来的
幼儿园开儿童哲学课到底有无必要?
11月29日中科曙光董事长、总裁等企业高层齐聚邵阳学院,他们来干什么?
如何防止虐童事件频发,保护我们的孩子?
亲戚经常来家蹭住怎么办?别把亲戚家当驿站!
【学思践悟十九大】正确认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历史地位
福州宋老先生想“泡汤”结果却泡了“汤”,这是为什么?
火遍全网,维密秀在秀什么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
共享按摩椅,共享了吗?
咪蒙公开支持网络暴力,究竟想将舆论引向哪里?
东安一份法院裁判文书成为“网红”,竟因为这个。。。
女子为了和男友订婚进行诈骗获刑,怎么看?
晨曦里的背影(图配诗)
垃圾分类市场化,您怎么看?
体验“死亡”不是生命教育的好方式
邵阳新开放四馆参观图记:带你走进邵阳文化馆、图书馆、规划展示馆、美术馆!
邵阳学院第十四届田径运动会开幕式很惊艳,没看的可以点这里哦!
孙杨硕士论文研究自己行不行?
从十九大报告读出了哪些新意
十九大开幕会上的几多感动
北京师大资深教授、著名伦理学家李春秋谈高校思政课教学改革创新,他说了些什么?
铁路部门推出“接续换乘”方案及动车组列车“自主选座”两项便民服务,您怎么看?
“结婚不要彩礼走红网络”传递了什么
职工该如何对待节假日加班?欢迎讨论发言!
赞“永不褪色的红马甲”周智仁与他的“红色事业”
《纯洁心灵》展现了一个电影人的梦想追求
电子身份标识值得期待
中秋怎么过才有意义?
在万家团圆时莫忘爱国情怀
智能审批是为民服务的与时俱进
匡护社会安宁需要见义勇为英雄
砥砺奋进的五年看邵阳:我所感受的幸福变化
有一种诚信叫“再难也得还清”
不诚信的房地产开发商还能走多远?
“安易递”软件真能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吗
近四成选择创业的大学毕业生为农村家庭背景,说明了什么?
期待“浙大新规”带来科研成果评价的革命
“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您怎么看?
医药分开,我们还需要等多久?
如何让企业与怀孕女工双赢
学生上课迟到,老师要求发朋友圈集赞换“迟到券”,到底妥不妥?欢迎大家讨论!
教师节话题:教师如何加强道德修养,做好学生引路人?
有家长给孩子起名“王者荣耀”“黄埔军校”蹿红网络,你觉得公民起名可以随心所欲吗?
微信传“黄”被判刑的教育意义
别误读了“最美人墙”的善意
保护儿童安全是首要目的
误导消费者的房地产广告非整治不可!
微信投票,爱你很难
旧作新晒:晨跑线上的最美风景
中学生参加“战狼式”军训须注意什么
朋友
语文知识:助词“的、地、得”怎么用
残疾人用品由谁设计更好更贴心?让残疾人服务残疾人!
旧作新晒:“权力是人民给的!”
亲爱的车主,你礼让斑马线吗?
用户信息关系你我他,你的信息被泄露了吗?谁来监督快递企业保护用户信息?
当代青年励志成才的好教材
啃“硬骨头’要练好”硬功夫”
外卖送餐,你期望更快还是更安全?
环卫工人午餐费用能否由财政承担
我看《战狼2》:军人的使命感
户籍改革就是要让群众省事又省心
西湖桥下有人跳河了,你知道么
南京给我的3份见面礼
对于商业助学贷款,你怎么看?
你坐车系安全带吗?千万别嫌麻烦,关键时刻可救命哦!
遗憾:病倒杭州西湖!
别让网站给政府丢脸面
上海东方明珠塔
中小学师资紧缺,怎么看?怎么解决?
食在上海:海鲜与小吃
南京:一座厚重的历史文化名城
创文须治出租车乱象
见证一对新人走进婚姻殿堂
哪来的冒牌武警,敢在小区撒野,强收停车费?
看到这个广告,您想到了什么?
鹿参堂公司何以能骗人
拜师行磕头礼,你觉得可行么?
资江晨曲(图说)
拿奖学金被请客成高校“人情债”,你怎么看?
行使自由不能突破文明底线
星火运动文艺联欢晚会的精彩演出你看了吗?如果错过了,快来这里一睹演员们的风采吧
让我们的校园文明起来
察看邵阳市区资江水情笔记
高考志愿填报谨记八原则
填报高考志愿须防几个误区
苏区精神是建设富裕美丽幸福江西的强大精神动力
教师的最大幸福就是学生的成长进步
建设新农村要重视培育文明乡风
恢复高考制度40年,您感知了哪些重大变化?
我的两个父亲
高考能帮你“战胜高富帅”,信么?
安乐死的哲学考量
为隆回三中86届同学毕业30周年聚会纪念画册序,欢迎亲们留言指正,谢谢!
以平常心待高考,世界顶尖名校不是梦
孩子阅读习惯这样养成
毕业季,你拿什么送给同学?
2017高考来临,让我们一起为考生加油!
六一儿童节怎么过,谁说了算?
端午节的意义在于传承爱国文化
高校“替课”现象不容小看
人民幸福:共产党人的不懈追求
贷款高消费的女大学生知道心疼父母么
“你就只会玩手机,你已经快不是我爸了,你快是手机的爸爸了。”听到孩子这话你会感到脸红吗?
孩子成长离不开父母陪伴
脱贫攻坚:走向共同富裕的战略举措
绍兴市越城区46个报刊亭将在6月底前全部拆除,您怎么看?
你怎么看待性教育?你会对孩子进行科学性教育吗?
家境贫困的女大学生兼职资助中学生,你想到了什么?
既要从严管理干部又要干部干事创业,如何处理容错与问责的辩证关系?
你认为,对教师礼仪要求越严越好吗?我们今天来关注一下教师礼仪问题吧!
护士节后再谈护士身心健康,你关注关心过吗?
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内的“成年男子当众撒尿“雕塑作品你能接受吗?有何想法?
什么才能震慑孩子,让孩子乖乖听话?
家庭生活被直播,能全怪用户误操作吗?平台有无责任?
母亲节里我想起了母亲的微笑
孩子上学要“查三代”,你怎么看?坦然接受?无法理解?强烈抗议?
孩子在学校被欺负,作为家长你会“打回去”吗?
高校“懒人经济”是好还是坏?对大学生成长有何影响?
中小学教材中出现教辅资料链接二维码,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你知道国家的态度吗?
为3小时筹款50万元而歌
外教下乡,我们该做什么?
永远的马克思
中国火锅调料在美国海关被扣,理由竟然让人哭笑不得!快来看看吧。
直播课堂,是监督还是窥视?您赞成吗?
伴娘胸挂二维码帮新娘收礼金,看到这个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劳动节,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网上戒尺热卖意味着“不打不成才”卷土重来?
反贪局局长陈海的儿子陈东说“不花钱办不成事”,你后怕了吗?
你有过追剧消费吗?你怎样看待这种消费行为?
大学生缴存公积金 最近,武汉、成都、长沙、合肥、南昌等城市宣布,将鼓励大学生缴存公积金,您怎么看?
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正在热播,您从中看到了什么?
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让我们一起走进一位乡村妇女的精神世界!
企业如此招人,你接受吗?女性不可不看!
学生吸烟遭偷拍,被罚款500元后还要抓5人交差,你赞成学校这样禁烟吗?
某高校失物招领收费,你认为该不该?
如果你看到护士带着宠物狗上班,会怎么想?
大家都说社会主义有点“潮”,到底“潮”在哪?
我的苗哥你在哪里
全国文明城市株洲,街头直饮水桩大多坏了,到底咋回事?你怎么看?
大学开设“针线班”收费吗
衡水中学开“分号” 不必大惊小怪
民族文化如何传承?
禁骑超标电动车,学校能负多大责任
爱美人士注意了,莫让“微整形”成“危整形”!
长沙市长郡中学用机器代替老师批改作业,你怎么看?
善待高级技工,方能留住高级技工
面子重要还是里子重要?该革虚荣心的命了!
清明祭母,快来看看我写的什么吧~~~~~~
黑心商家竟然干这个!到底谁的责任?
何为新经济?何为新技术?何为新人才?请院士为你解读!
网络轻松筹,你相信么?你被骗捐过么?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更愿意做种树者还是乘凉者?
清华大学毕业证与游泳测试挂钩,你接受吗?
罗建云先生何许人也,您见到他会激动吗?
对沸沸扬扬的“辱母案”,您持什么态度?
给环卫工人多一点爱,为有关部门点赞!
让创新创业成为撬动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干事创业者需要的不是红花而是保护
一半富豪无高学历,能证明“读书无用”?
你的阅读功利吗?
对语文教材中的“假课文”,您愤怒?容忍?理解?
“大宝争财”,你怎么看?
干部换届要有好心态
没有爱情的婚姻会幸福吗
有偿家教,你支持吗?
化解“下午3点半难题”,全是学校的事吗?
蓝天保卫战,有公民的事吗?
今年植树节,你植树了吗?
教师应重视小课题研究
小孩入学需看父母学历,你认同吗?
保障食药安全 试行宣誓报告制度如何?
“禁鞋令”能防校园攀比风?
“猪肉奖学金”,你愿意吗?
自学编程制作游戏外挂牟利被刑拘,家长不应忽视兴趣引导
“天价小黄鱼”呼唤法律亮剑
敬爱的岳父大人,一路走好!
让政府当“甩手掌柜”好
遇上刘某玲,色男们还敢约吗?
“塑料紫菜”谣言的警示
小龙虾专业单独招生 是瞎折腾还是适应市场需求?
拜访书法家李盛甲老先生
没有秦陵兵马俑,会有安徽“文博园”里的山寨兵马俑吗?
应对师资短缺须加大师范生教育
评选优秀教师,票数能否代表群众意愿
文学路上的追梦者——读易江波先生小说集《峒路》
亲眼目睹隆回花瑶婚俗
农村垃圾处理应科学规范
独领风骚的毛诗解读范本 ——评陈晋先生著《独领风骚——毛泽东心路解读》
高校要始终把人才培养工作放在首位
文学期刊涨稿费,别光顾着高兴
“书里书外”书吧的文化意义
找回苹果手机 为民警作风点个赞
零距离感受邵阳2500年历史文物
三管齐下应对“春节综合征”
“跑腿经济”不利于大学生健康成长
2017年春节诗联习作
真情感动
没有强制认定标准不等于没有标准
拜年啦,拜年啦!
学习《胡锦涛文选》 增强科学发展自觉性
罗志先被“双开”警示啥
以爱为核心的志愿精神让世界更美好
用户更关心预置软件不可卸载如何维权
应试教育不废 补课之风难禁
女厅官“每天受贿近万元”,监督哪去了
查查“执法软弱”的原因是什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