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文化谁来继承

点击上方“壮美昭陵”可以订阅哦  
  鞭炮声“劈哩啪啦”地响着,春节前,甘河村31岁的金娃终于娶回了新媳妇。宴席上,客人们举杯碰斛,热闹非凡。当矮胖的金娃和穿着红呢上衣的新媳妇为客人们敬酒时,客人们面面相觑,新娘脸蛋通红,嘴唇竟然有个豁口。为了娶到新媳妇,金娃家出聘礼八万,还要供养新娘的父母。在关中农村,十万元娶回一个新娘已不算高价。
  泥河村二阳今年已经32岁了,高大结实,就是脑子反应有点迟钝。三伏天的午后,黄狗趴在树荫下伸长舌头喘息,几位老人围着大圆桌打麻将。20世纪80年代,“只生一胎”的计划生育政策开始从农村抓起。二阳母亲生下大阳后,怀着二阳整天提心吊胆,东藏西躲地逃避乡上计生组的调查。那年冬天,她在村东高台地放羊,听远处的村民大声向她喊道:“计生局人来地里逮你了!”惊慌失措,从土梁上跳下逃跑,结果摔倒梁底肚疼不止,遂早产下二阳。二阳白白胖胖,五官端正,上学后考试成绩从没及格过。好歹读完初中回家,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力,一口气能抱两袋30斤装的苹果袋,给果树配药打药却一窍不通,成了父亲的事。
  村上小学关门了,上千户的村子剩下不多的几个小孩子,他们每天早早起床,要坐小轿车去八里外的镇上读书。家里条件好的,年轻人和孩子都搬到县城去了。白砖红瓦,干净整洁的巷子里,再也看不到人们端着粗瓷大碗,蹲坐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吃饭聊天、一群孩子追逐吵闹的现象了。村子70岁的二毛父亲常叹息道:“没娃咧,没娃咧,我们挨家挨户算过的,村里40个大龄娃没有媳妇﹍﹍”
  2016年新春联欢会分会场设在西安,主题为:“爱与和谐”,明星荟萃,灯火辉煌。可静寂的乡村,金黄的水柿挂在树梢,树下那些翘首期盼的孩子在哪里?那一群群提篮割草放羊的孩子在哪儿?上树折柳吹笛的孩子在哪儿?记忆中的乡村,几千年历史沉淀的乡村文化,谁来继承?
作者简介:
赵晓萍,笔名壮美昭陵,陕西省礼泉县人。西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文学摄影爱好者,千篇图文散见于网络平台。开通新浪博客壮美昭陵赵晓萍,天天快报,公众微信号壮美昭陵,宣传弘扬西部文化艺术。
长按下面二维码,添加公众微信号“壮美昭陵”将有更多人分享文化艺术之美!这是中国西部文化艺术原创精品交流推广平台,欢迎广大文化艺术爱好者关注、踊跃投稿。您的诗歌、散文、小说、民间故事、书画、雕塑、剪纸、音乐等艺术精品,都在投稿之列。
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13468916590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