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沈

我们常常打趣道:若是知道老沈来了,必然是先听见了他低沉而又爽朗的笑声,过了一会门口就会先挺出他的啤酒肚,接着是厚嘴唇和圆鼻子,然后是重眼睛,最后才是整个人。
说是老沈,其实他远没有那么老,仅是快到五十的年龄。老沈便是我们的戏称。
老沈是个真正的艺术家。人们都说,艺术家与疯子的唯一区别,便是艺术家渴望表达。他的疯魔事迹,我早已屡见不鲜了。我们一行人共同在香格里拉雪山顶时,我足足裹了三件厚外套还瑟瑟发抖,已经身处4500米的海拔,身边还有不少人都吸起了氧气瓶。老沈一件单衣,双颊红扑扑的,神采奕奕,一步走得比一步更激动。他就这样站在狂风与冰雹中完成了两幅斑驳的画作。从大雪画到天晴,从日出画到日中。他满眼是兴奋地说:“我的人生可能不再有这样一次经历了,只有画笔才能记录下这样美妙的瞬间!”老沈对艺术的热爱,甚至超过了生命。
老沈是个真正的好老师。他青年时学习油画,基本的技巧都是不差的,我曾有幸观摩过几幅他的油画,才明白了如鱼得水的含义。老沈曾经不擅长水彩素描,可是万事难经磨练。每天美术群里,老沈都会完成几幅作品上传:老头惟妙惟肖,脸上的沧桑被寥寥几笔勾勒出来,眼神沉思一般往向前方,最神来之笔的几处高光活添不少风格与精神。我大为吃惊,再向前翻翻聊天记录,与他先前的风格又有大差异,果真每一张都有进步,不知不觉他的肖像画已经炉火纯青。其他老师凌晨离开画室,那盏昏黄的灯还是亮着。每一天如此,每一年如此。不出半月便能画上三大本,其他随笔更能堆到桌面高。已为人师他仍没放弃持续学习与练习,没放弃坚持、努力与恒一的性格。言传以外,更是身教:对热爱的坚持,对生命的珍惜。
不止日常的画作,每次上课时,总有人面对难度日趋升高的任务,抬不起手中的画笔。老沈从来不是盲目的帮助或教导,他坚持要让我们自己完成自己的作品,只在必要的时候稍加点拨,最后的时候进行问题的研讨。我的作品完成度也因此渐渐提高,到如今可以自己完整完成每一幅画作,被修改的部分越来越少。
老沈是我真正的朋友。每次上课时,我们常常只是坐在空旷而又吵闹的画室里,很平静地画画、聊天,在一种很舒服的氛围下各自忙着手上的画笔,谈到最近的时事、历史、过往、教育。他对我的启发是从艺术到品格,再到人生的。
就像他说:“成功不是名牌大学。成功是自己定义的。我的一生都在热爱一件事,为之努力,我感到很有意义。”
乾乾按:
宜宣笔下的老沈,开篇取胜——人物实在有个性!
文章从三个方面表现老沈:老沈是个真正的艺术家、老沈是个真正的好老师、老沈是我真正的朋友。
宜宣笔下老沈的三个方面,用了同一个词——真正。叙述中,“真正”是关键。表现老沈是“真正的艺术家”,宜宣的选材妙极。香格里拉雪山顶,我的“三件外套”“瑟瑟发抖”,身边人吸起的“氧气瓶”与老沈的“一件单衣”“脸颊红扑扑”“神采奕奕”“激动”“两幅斑驳的画作”形成不啻天渊的比对。如果不是真正地爱艺术,如果不是用生命表达艺术,恐怕是难有此举此神的。
表现老沈是“真正的好老师”,宜宣巧妙地避其长而言其短,如她所言“万事难经磨练”,老沈虽不善水彩素描,可他笔耕不辍。精诚所至,可开金石。老沈的勤快、刻苦,成绩看得见。身为老师,老沈堪称“学而不厌”。而教授学生,他在学生畏难时的“坚持”,很有“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的风范。
写到这里,我想说:少年遇师如老沈,必也受益良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