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的消灭与消灭的辩证

玻璃心的诸君,一看到消灭二字就精神紧张、血压升高。其实,抛开立场问题,消灭其实未必就对主体不利。消灭了疾病的人得到了健康;消灭了贫困的人得到了财富;消灭了愚昧的人得到了智慧;消灭了私心杂念的人得到了心灵的净化,这些都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当然,消灭必然有代价,消灭疾病必然要与细菌或病毒作痛苦的斗争;消灭贫困必然要付出艰辛的劳动;消灭愚昧必然需要刻苦地学习。一般来说,付出的代价越多,相应地消灭的成果也越大,这是辩证的必然;但也不排除偶然因素的影响会造成一定的偏差,这还是辩证的必然。
对于矛盾的各个方面而言,消灭了某一方面,无论是主要方面,还是次要方面,往往都会不同程度地改变事物的性质,换句话说,消灭是把双刃剑,没有哪边可以独善其中!即使在矛盾的主要方面与次要方面的互换中,事物本身也会发生根本性地变化,这不是简单换一个马甲的问题,最起码也是彻彻底底地洗心革面。更多的时候,矛盾的双方会同时发生根本性地变化,在新的舞台上,双方的身影都消失不见或淡出焦点了。这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也是简单的哲学问题,初步接触过哲学基本概念者都会清楚,但有时接触概念多了,心里的想法多了,特别是事关切身利益之后,难免有点犯糊涂,这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抛开利益的算计,回到具体问题本身,消灭是发展的重要形式,在大多数场合下,我们可以认为,消灭是事物发展的最主要的形式。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什么也不消灭(这是往往不可能的,世上哪有多少无始无终的事物),就意味着什么也不发展,如果那样,我们就没有必要和可能从猿进化到人。在原始社会,没有消灭,我们就没有生存,猎物也好、灾难也罢,只有能不能,哪里还有想不想?在阶级社会,不消灭了奴隶主和奴隶,地主和农民就无法正常生活;不消灭劳动者与土地的依附关系,资本家和工人也难以走上历史舞台。未来,如果我们不消灭私有制,如何能够走出阶级社会?
当然,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的进步,消灭的方式会不断发生变化,会越来越文明、越来越人性化,权力基础上的暴力色彩会越来越淡出执政者的政策包。对于劳动阶级而言,消灭私有制意味着自由和解放;对于资产阶级来说,消灭私有制未必就意味着剥夺和抹杀,也许意味着更大的舞台上,更加广泛的自由和解放。在生产力发展到资本不再那么稀缺的时候,在社会中劳动者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劳动、可以幸福生活的时候,在社会化大生产可以保障所有人的自由发展的时候,选择自我消灭是资本家明智的选择。尽管我们未必能够对未来的具体情形形成共识,也不要对未来一个阶级消灭另一个阶级的革命形态妄下断言,我们相信,后人的智慧一定会远远高于我们。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