燎斋?友道 —《战友恋情》

高明杰,和我同龄,比我晚两年服役。一来部队就分到了我的班里。那时我已经是班长了。
他看上去很腼腆,说话总是脸红。他是从工厂参军的,按说比我这个学生兵要成熟,但是,他一直把我当老兵那样尊重。重要的是他也喜欢哲学,喜欢讨论政治,所以,我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他对我有一种恋人般的情感。
我不喜欢洗衣服,衣服脏了,总是塞到床底下的脸盆里,哪天攒多了再一起洗,可是,每次都是他替我洗了。一开始我还不太好意思,后来也就习惯了。
他是吉林省白城市人。有次他回家探亲,回来后带了些花生瓜子给大家吃。那天半夜,他悄悄地叫醒我,让我跟着他到储物室,他从自己的储存柜里拿出一只酱好的野山鸡,说:这是我妈妈专门做了让我拿回来只给你吃的。他坐在那里看着我把鸡吃完了,那神色很满足。我嘛,那时部队每天伙食费四毛一分二厘钱,油水少,我又吃不进去高粱米,见了肉那真是吃得没出息。中间我让他也一起吃,他说:我回家吃了很多,这是我妈专门给你做的,你吃吧。他说这话时,脸红了,就像大姑娘似的
我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当时我和指导员关系不好,指导员总想拉拢他靠近自己,所以主动提出要给他做入党介绍人。可是他却直通通地对指导员说:我就信任毕燎原,我只想让他当入党介绍人。入党介绍人应该是两个,另一个他选择了和我关系最好的一班长孙祚学。从这件事上能看出他是个做事很有原则的人。
我复员的时候,他当了班长,我说,好好干,你在部队是有前途的。果然,他后来提了排长、指导员,最后做到旅顺基地后勤部政治部主任,是正团级。再想往上提拔,就难了。记得一九九九年,他到青岛出差,住在我家里,说起他能否提拔到副师级的问题,他告诉我,上副师,就意味着可以终生在部队了。但是,现在没有一百万元钱送礼,根本不可能提这一级啊。我从他神色上看到了无奈。他是很痛恨当时的军队腐败现象的。不久,他就转业了。他到地方后,自己做起了房地产,后来做的很不错,在大连旅顺口区也是响当当的大老板了。
我的企业做全国市场,所以我差不多每年都去东北,只要有可能,我就走大连蓬莱的海路回青岛,就是为了和他见个面。每次去,他都为我安排食宿,坚决不收我的钱。给我接风时,总是把老领导高文一家叫来,吃最好的大连海鲜。头几次,我还对他说,别这么铺张,咱们战友间,就是在一起说说话,不在吃上。后来,也就不说了,由他吧,我懂他对我的那份情谊。
二零一五年,他下决心退出了房地产行业,把自己这些年打拼赚到的三千多万资本,连同向银行贷款的八千万,投入了旅顺潜艇博物馆的建设。他的这次投资似乎时运不佳。原本是和大连旅游局合作的项目,大连旅游局为他提供的各种数据,对每年游客的数量和门票收益的计算,本该是能快速回收资金,归还贷款的。但是,反腐风暴骤然而至。公款旅游消费得到遏止,却让他的资金回收计划落空。我2016年去旅顺看他时,他告诉我,目前看,这个项目还是有潜力的,收益率还是上升趋势。但是,原计划两年归还银行贷款,恐怕要至少延期三年。他始终是一个不畏困难的乐观主义者。那是八月,天气很热了。他因为腿受伤,行动不方便,我和他一起在办公室吃了工作餐。我发现他办公室没有安装空调,明白他在节约开支,要竭尽全力度过难关。他心脏不好,做手术搭了桥。我真的很心疼他。我离开旅顺后,在京东网购买了一台三匹的空调,给他送上门去。他接到空调后,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班长,你这是干嘛啊,我们这里一夏天就热几天,真的不需要空调。我说:小高,这是我的心意。你那是董事长办公室,经常要接待人,还是安装上吧。下次我去,我怕热,你给我打开用就可以了。他欲言又止,停了一会儿,说:好吧,那就谢谢你了班长。我猜,他说这话的时候,脸又红了。
那么好的关系,我们却很少留下合影。都六十多岁了,见一面少一面了,这次我特意和他在他办公室里照了一张像。我们身后的玻璃窗外面,就是他投资建立的旅顺潜艇博物馆。为了心中的海军情结,他把自己的全部资产,投入了中国海军文化传播事业,我钦佩他,也赞许他,祝愿他的事业蒸蒸日上。
每当我思念他的时候,真的是有几分恋人般的心跳。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