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本溪四大怪”

作者简介:赵权英,笔名:老乡。1955年出生,汉族。1972年12月于市十二中学毕业,下乡于本溪县下马塘公社金家大队。1975年1月抽工到本钢运输部工作。1978年12月高考考入沈阳师范学院本溪分校大专班,1980年7月毕业,9月被分到市十八中学任语文教师。1990年9月调到市职工大学任讲师。1998年职大和市电大合并,成为市电大老师。2001年评为副教授。2015年1月正式退休。
职称:中文副教授。社会兼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辽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本溪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秘书长。
说说“本溪四大怪”
原创:赵权英
说起本溪四大怪,老辈人都能讲出一二三来。从时间跨度看,不同时期有不同内容,而不同内容又反映不同时期的特点。
原铁路本溪站天桥(网图,致谢原作者)
俺先唠唠“文革”开始那会儿,山城出现的四大怪:“天桥没盖儿,转盘两半儿,摩电车掉线儿,娶媳妇没辫儿。”为什么会出现这四大怪?还得从那时的社会谈起。1966年,生肖马年,“文革”开始了,中国大陆一片红色海洋。那时,毛泽东语录是最高指示,任何人不敢违背。据说,当时有人向有关部门提出,给火车站天桥加盖儿,以便阴雨天旅客方便。而部门造反派头儿不同意,其理由是:毛主席让革命群众经风雨见世面,所以说,天桥不能加盖。这就是“天桥没盖儿”。
原永丰转盘对本钢方向
那会儿,解放路南北都有转盘调节车辆行驶。文革初,有的人不知是喝醉了酒,还是吃错了药,脑袋一热,将南北两个转盘中间都开出一条行车道,其理由是:我们要直接进入共产主义,革命大道不能有弯儿。这就是“转盘两半儿”。
原铁路本溪湖站站前(达文提供)
那时学生们停课闹革命,受社会造反思潮影响,一些人乘电车专门从后梯爬上车盖上乘车,夏天既凉快又不用买票,当时的顺口溜“警察靠边站,造反派说了算,交通秩序无人管,车盖上人满为患。”山城坡陡弯多,运行时车失衡,电车上面的架线弓子常常脱落,老百姓管这叫“掉线”。这就是“摩电车掉线儿”。
文革时期女青年
文革初,红卫兵们穿着绿色的军便服,怀揣《毛泽东语录》手握一把剪刀,男女一帮一帮,横排站在各主要马路边的十字路口。他们在干什么呢?原来专门拦截过路行人,让行人背诵“毛泽东语录”,跳“忠字舞”,遇到梳大辫子的大姑娘小媳妇,拦住一个“喀嚓一个”,一个也不放过。还竞赛看谁剪的多剪的快。到处踅摸“大辫子”,可见“大辫子的诱惑”,并美其名曰:“革命得从头开始。”从此以后,山城的婚礼上很难再见到梳大辫子的姑娘了。这就是“娶媳妇没辫儿”。
1971年,本钢5号高炉建设场面
文革中期那会儿,也出现了四怪:“过年买猪头,送礼送酱油,煎饼两头烙,暖气自己造。”
本溪当年的肉票
那会儿是票证年代。生活中全凭票证,有钱无票玩不转。尤其过阴历年,一人一票一斤肉,但有一点比较特殊,那就是猪头一个票一个,因此,家家过年买猪头,而且个头越大越好。一个大猪头能剃出3~4斤肉,仅花一个票,多便宜啊。可老百姓还不这么说:“过年买猪头,开个好年头。”这就是“过年买猪头。”
打酱油
那时,社会上两派斗争激烈,副食品货源时常中断,那年春节前,全市酱油脱销,一时酱油成了抢手货,过年走亲访友往往送3斤5斤酱油作为礼品,对方会非常高兴。这就是“过年送酱油”。
网络能搜索到的煎饼鏊子图片
和当年本溪人使用的很是不同
那会儿,老百姓都吃供应粮,粗粮多,细粮少,为了粗粮细做,人们自制煎饼鏊子,用两张直径一尺,厚五分的圆铁板,一头焊上两根铁把手,将玉米稀面舀在鏊子上。两面一夹,在炉火上翻烤,烤好后,这双面煎饼焦黄焦黄的,吃起来又香又脆,味道美极了。这就是“煎饼两头烙。”
冬季取暖方式
那时,北方城里老百姓冬天取暖大都用铸铁炉子,这玩意烟多灰大又不安全。不知是谁发明的,用废铁管、废钢铁边角余料,自制这家伙,既干净卫生又取暖做饭两不误。这就是“暖气自己造。”
文革结束了,到了1978年,又是生肖马年。中央提出“改革开放”。到了80年代中期百姓生活已经开始向小康过渡。这时山城又出现四大怪:“自行车带冒烟的(摩托),手表带星期天的,收音机带彩色照片的(彩电),住房带卫生间的。”
本溪春色(可城摄影)
今天,我们迈进新世纪,人们已步入小康社会,山城百姓生活又上了新台阶,又出现了新四怪:“高楼带电梯,联系用手机,出门可打的,远途乘飞机。”
嗑,唠到这儿,也算唠透了吧!俺也不想更深的评说,用老百姓常说的那句话:如今生活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哇!”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致谢原作者
编辑:一寸丹心
印象本溪谈老百姓感兴趣的家乡话题
感谢您的阅读、转发和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