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金秋,醉美的遇见

题记:2015年国庆长假,随逍遥旅一行踏上西北环线之旅。途径六省(河南、山西、陕西、甘肃、青海、内蒙古)N市,心情飞扬着一路向西……时隔四年,大漠带给我的那份空旷与荒凉,初遇胡杨时的惊艳与震撼,依旧挥之不去……金秋,醉美的遇见
文/翟慎晔
2015年金秋,于我注定会有一场遇见一一遇见在额济纳,遇见在巴丹沙漠,遇见在胡杨林的故乡……“千年长河,万古飞沙……沉睡的精灵在这个金秋醒来,期待一场等了三千年的约会。你,到了吗?”行前,把阿茹娜的《胡杨之恋》和刀郎的《喀什葛尔胡杨》听了一遍又一遍。胡杨,金秋醉美的遇见! “三千年的守望,只为等待你的到来!”是额济纳旅游的口号,也是胡杨树的生命写照。满树尽披黄金甲的胡杨,不仅悸动了我的眼睛,也悸动了我的灵魂。

大美胡杨,视觉盛宴,眼睛的天堂!活着,一千年不死,是大漠里不屈的生命;死了,一千年不倒,是大漠里不死的精神;倒了,一千年不朽,是大漠里不灭的魂。
为了信守千年不变的约定,宁愿被岁月一点点风干,也要站成永恒……
10月3日,当晚霞褪去最后一缕余晖,夜色恣意渲染着大漠的空旷与荒凉,我们由嘉峪关启程,赶在午夜24点之前,抵达额济纳黑城。繁星点缀的夜空下,茫茫戈壁一望无际,一轮圆月,寒光如雪,亦真亦幻,就这样痴痴地与夜空对望……
凌晨5点,在当地向导带领下,借着月光,在拂晓来临前,悄悄潜入怪树林。不在省了多少银子,要得是个刺激,再者,就是想赶在日出之前,到达最佳拍摄地点。一路上,大家猫着腰行进,不敢大声讲话,不敢照手电,不敢开闪光灯拍照,感觉有点像抗战大片中的夜行军。这样的出行,平生第一次体验,惊险、难忘……
走进怪树林,眼前的景观,令我震撼。行走在期间,除了震撼,还有来自心灵深处的虔诚和对生命的敬畏!

怪树林,位于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东南20公里处的荒漠中。怪树林,原是一片原始胡杨林,由于干旱,水源不足,大面积的树木枯死,其枯木凄惨怪状,每一个枝干,都有着难以名状的奇怪形态,可谓包容了大千世界,人间地狱所有生灵姿态。相传:怪树林是黑将军与众将士不死的灵魂所在。千姿百态的胡杨枯木,震撼心灵的生命景观,写满了历史,也写满了生命与自然的抗争……
失去头颅的树桩,张扬着诡异;被剥光了皮的肢干,痛苦地扭曲着身姿;扭断撕裂的身躯,披头散发着望着天空。在寂灭前面,你深知逃离无望,面对死亡,你选择了坦然。
错过了春,错过了夏,金秋没有错过你。胡杨,大漠戈壁里不屈的生命;”死亡之海“中不灭的魂!王维《使之塞上》中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描写的正是这片遥远的土地……
这个秋天,如果我没有来,寂寞的不仅仅是这一方舞台;
如果我没有来,错过的不仅仅是大漠金秋最炫的颜色,还有驼铃行者与沙海王国。
大漠深处,流沙满天,云里梦里,就这样与你相遇……
手机记录,方便快捷,随心所欲
这一刻,忽然想起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吟着李白的出塞行,从遥远的地方朝拜,朝拜一场天地间生与死的无畏。黄沙地,碧云天。死亡与轮回,只是一念,此时的大美,竞无语凝噎。
走过大漠,几千年的历史就这样一步步跨过。于风沙的起源,读边塞的风情,额济纳用它做了最好的诠释。从来时途中的憧憬,到历经后的恍惚。如同梦游。在这个梦是天堂,也是地狱的地方,悟读出一个词,叫做“皈依”。
额济纳旗,隶属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地处中国北疆,位于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东南西北分别与阿拉善右旗、甘肃省金塔、酒泉及蒙古国相邻。总面积达11.46万平方公里,是内蒙古最大的旗,境内多为无人居住的沙漠区域。额济纳河两岸,分布着中国最为壮观的胡杨林,堪称大漠的一颗绿色明珠。(《金秋,最美的遇见》即2015年的游记文,之前曾在本公众号发过,今次只是重新排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