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勤学 | 童趣(五则)

时候不长,下面窑里做饭的大人被憋住的烟呛出来了。发现了窑顶上的孩子们。喝骂着,拿着一根棍攆上来了。
随笔
文/刘勤学

刘勤学
童趣 (一)
山村的小河沟里。
高高的石崖,崖缝里有水渗出来,一点一点积成了冰挂,参杂不齐的悬在崖边,晶莹剔透,美极了。
扳一根小冰挂在手,咬一口,脆,甜,透心凉,冰得牙疼。
大些的水流形成了冰瀑,夕阳照在冰瀑上,五光十色,耀眼。
大孩子说:那后面就是水帘洞,有孙猴子。
想去看看,爬了几步,摔下来了。再爬,再摔下来……
生气了,找块石头砸冰瀑,把大圣哥哥解放出来!
石头落在冰瀑上,‘砰’,一声清脆,仅留下一个小小的白茬儿
再砸,还是一声‘砰’,一个小小的白茬儿……
石崖底部,有几个指头粗的泉眼,汩汩汩涌出来,刚涌出来的泉水是热的,又疾快,冻不住。
泉水汇成了一个挺大的水潭,水面上热气腾腾,罩了一层隐隐约约的雾。
靠外面点的潭沿开始结冰,薄薄的,有水泡在下面滾动着。水泡努力地往外钻,可怎么也钻不出来。
潭里的水向前流,形成了小溪,溪水发出淙淙声,象在唱歌。
再往前,溪水劲越来越小,渐渐被冻结了。
离水潭百十步远,有一棵大柳树,柳叶落完了,剩下光秃秃的柳条。没有风,柳条也不怎么摆动。柳树上顶有个大大的鸟窝,黑乎乎的,没有鸟。
鸟可能是都出去觅食了,不在家。
柳树下的河槽里,冰结严实了。大伙都到上面去滑冰玩。
大孩子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冰车。冰车是几块木条钉在一起,下面再固上两根粗铁丝,很简单。
一个人坐在冰车上,一个人在后面推。大伙轮流坐,轮流推。看谁滑出去最远。
有人等不及了,耍赖,两个人挤在冰车上。
再后来,就挤三个人。还有人想挤,冰车太小,实在挤不上去了。
冰车上人多了,一个人推不动,就两个人推,三个人推。结果,冰面塌了,冰车翻了,坐冰车的孩子掉水里了,推冰车的孩子也都掉水里了。
抱怨和欢笑的回音充满了整条山沟。
冰面下的溪水解放了,突涌出来,向四周自由自在地弥漫……
2021、1、25草于祖师庙
童趣 (二)
天空蓝得纯净,飘浮着麦桔垛似的云堆;云堆上面的天还很深,怎么看都看不到底。
黑狗脖子上系一顆铜铃。黑狗跟着孩子们一颠一颠地跑,撒下一路清脆铃声。
山药蛋棵苗有半人高,开着蓝色的花。蓝花满地都歪着头笑。有几只大马蜂在花丛中嗡嗡嗡地飞。
还有不少各色各样的蝴蝶。
大孩子贼头,大伙都得听他的。他把黑狗喊过来,抓一把湿土,塞进黑狗脖子上铃铛缝去。这样黑狗再跟大伙跑起来就没有铃声了。
做贼得懂做贼的道行。被大人抓住是要挨揍的。
雨水好。地里墒情重,山药蛋长得把地皮都撑破了。用小手一抠,不费劲就到手了。
大孩子把上衣小褂脱下铺在地上,大伙把抠出来的山药蛋都放到小褂上。大孩子挑挑拣拣,太大的不要,不好熟;太小的也不要,扔了。
然后,大伙跟着孩子头一溜烟跑出好远。找一个合适的土坎,用带来的铲子挖炉灶。
侧面开一个口子,上面也开一个圆孔,中间挖成灶坑。地里的土湿漉漉的,正合适。抓一把,捏一捏,就是一个拳头大的圆团。把土团围着灶上的孔摆一圈,上面再摆一圈,一圈比一圏紧小点,最后一个土团封顶。
一个空心金字塔做成了。
"去,都拾柴去!‘’
大孩子拿出早备好的火镰,轻轻捏出一点火绒,放在火石上。砰砰几下,火星溅到火绒上,冒烟了;赶紧放到枯草上,蹶着屁股使劲一吹,火苗窜起来了。
金字塔的缝隙开始冒烟,接着就窜出火焰。土团在火中烧得变黑,再慢慢变得发白透红。
土团烧得差不多了,把山药蛋往下面的余烬里一倒,用棍子把金字塔一拍,〃噗〃地一声,埋严实了。
田野上静悄悄的,远远近近的秋虫在叫……
个把时辰,土灶里面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估计差不多熟了,用木棍拨开土灶,焦黄的山药蛋出锅了。
你争我抢,顾不上烫不烫,吃得那叫一个香……
黑狗急了,围着孩子们跑着,跳着,不时发出低沉的〃呜呜〃抗议声。
没有人顾得搭理它。
山坡上,野蔷薇盛开着;知了在树上不知疲倦地叫着。
天还是那么蓝,那么深……
2021、1、26草于祖师庙
童趣 (三)
村头的场上空落落的。靠里是几个去年的麦桔垛,紧外边有几个土坯垒的矮矮烟囱。烟囱下面是一座院落。
村里人家大都住这样的地窖院子。
场中间孤零零躺着一个碌碡。
夕阳染红了大半个天空,云朵五颜六色,好看。
语文课本上有一篇《火烧云》,说傍晚的云朵变化,一会儿象马,一会儿象狗什么的。看一看,认真看一看……什么都不象。
课本上是骗人的!
小学校放学了。
一群孩子跑过来,把书包堆到碌碡上,玩打枣核游戏。
枣核是用一节硬枣木棒削成的。一拃左右长,两头削尖了,中间圆鼓鼓的,比真的枣核大多了。玩的时候,在地上划一条开始的线,起家拿一块削得一头宽一头窄的木板,把枣核扔起一两尺高,然后用木板横着拍出去。拍得越远越好。应家找到拍出去的枣核,用木板对准枣核尖一磕,枣核就蹦起来了,赶紧趁落地前用板子往回拍,数着数,看得几次能拍回起始线。然后换过来,轮流坐庄,比输赢。
一个孩子把枣核狠命拍出去,拍偏了。
枣核飞到半天空,老高老高,向场那边的烟囱飞过去了。
大伙跑过去,枣核不见了。
掉到下面院里了吗?
孩子们探出头去往下面寻找,也没有啊。
是不是掉到烟囱眼里了?
下面窑里人做晚饭了,烟囱开始往外冒烟。浓烟一团一团往外涌。呛得大伙咳嗽。
村里前两天刚放过电影《小兵张嘎》。
有人提议,咱们也把这鬼烟囱给塞了。
好主意!
于是,跑过去到场那边的麦桔垛上扯下好多麦草。塞到烟囱眼里。
有个孩子还嫌塞得不严实,跳起来一屁股坐到烟囱上。
一缕一缕柱烟从孩子屁股下升起来。孩子把腿盘起来,双手合十。俨然一幅年画上观音菩萨的模样。
时候不长,下面窑里做饭的大人被憋住的烟呛出来了。发现了窑顶上的孩子们。喝骂着,拿着一根棍攆上来了。
不好!闯下大祸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鸟孩子“轰”地散开,一个个跑得无影无踪。
天色渐渐暗下来。
月亮升起来了。
月光照在空落落的场上,场中间还是那颗碌碡。
碌碡根下静静地待着一个委屈的土布书包……
2021、1、27草于祖师庙
童趣 (四)

场边窑畔上,有一棵楸树。
楸树挺大的。树冠张开来,象一把大大的伞。
长这么大得多少年啊?有人说几十年了,也有人说上百年了。到底多少年,说不清楚。
谁一天没事干,吃饱了撑的研究这玩意儿。
倒是开春起来楸花开了时大家都有兴趣。嫩嫩的楸树花采下来拌面蒸,很好吃。
不过现在楸花早开过时了。树叶长大了,黑油黑油的,遮出一大块荫凉。
树上没有花了。可是又“结”出另外一个好东西:蝉。
场上摊了一场麦子。套了牛,拉着碌碡碾压。小孩子牵着牛,一圈一圈地转。
大人在旁边干重活,挑场。
树上的蝉在酷热中无休无止叫着。小孩好奇,不停抬头看。
大人喝骂:“干活操点心!”
麦子熟了的时候,村里学校放麦假。这时候农活最忙,各家都缺人手。龙口夺食啊!
中午饭不能回屋吃。女人做好了带到场上来。
吃过饭了,就将就着在楸树下荫凉处休息一会。
树上的蝉不要命地叫着。烦人。大人拿起土块向树上扔去。
蝉不叫了。周围静静的。大人就打起呼噜。
蝉又叫起来了。
没人再搭理它。
孩子心里有事,睡不着。爬起来上树。
树挺高的。
好不容易爬上来,看到一只拇指大的蝉在树叶下扇动着翅膀欢叫。
蝉感觉到了危险。停住不叫了。
孩子刚伸出手想去捉,“突”,蝉飞走了。
……
“夜来南风起,小麦伏垅黄”。这是课本上说的。
热辣辣的太阳悬挂在半空中,火一样烤着割麦子的人。喝下肚里的水立马变成汗珠冒出来,在粗布褂子上结成白花花的盐渍。
没有一丝风。有风也能稍好点呀。
风也欺负人。
只有远远近近麦垅里的蚂蚱在叫。
树上叫的是蝉,地里叫的是蚂蚱。
蚂蚱叫声与蝉不一样。都好听。
坡地上麦子不好割。大人割两划,小孩割一划。
小孩放下镰刀去捉蚂蚱。蚂蚱没捉到,被大人喝斥回来了。
小孩听蚂蚱叫。没心思割麦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落在了老后面。
大人喝骂了几次也不起作用。
大人说:“好好干活,一会给你扎个蚂蚱笼子。”
孩子来劲了。很快就赶上来了。
毛驴驮子来了。
大人把麦子捆起来,刹到驮子上去。
小孩很热心地在旁边帮忙。
毛驴驮子走了。
孩子说:“叔,给我扎蚂蚱笼子。”
“一边去,顾不上!”
孩子嘟囔:“说话不算数。”
孩子又有一搭没一搭地割。
“好好干,过会就给你扎笼子。”
“不信,骗人!”
休息时大人真用麦杆编了一个笼子。还帮孩子捉了一只蚂蚱。草绿色的。
蚂蚱笼子不大,挺精致。上边还编了一个把手,能提着;侧面有个小小的门,能开能关。
蚂蚱关在笼子里不舒服,不停爬动着,想钻出来。
孩子得了宝似地说:“叔,你真好!”
……
晚上睡觉前,孩子把笼子挂在外面的窗棂上。小猫在孩子腿边“咪呜咪呜”。
孩子指着笼子对猫说:“不准动它。小心我宰了你!”
月光从窗户纸上渗透进屋里,明晃晃的。
蚂蚱在窗外开始叫了。
孩子开心坏了,翻来覆去睡不着……
天明起来。窗台下蚂蚱笼子被扯得稀巴烂。
孩子气疯了。拿着镰刀到处找猫。
猫不见了。
2021、1、28草于祖师庙
童趣 (五)

楸树顶梢有一窝鸟。
大人们常常告诫,杀生会遭报应,不让碰鸟窝。
农活忙过一阵子,消闲点了,人们就常常聚在楸树下吹牛、聊天、掐方;高雅点的说故话、下棋。
下的是象棋,不是围棋。
孩子家大人是村里的下棋高手,很少有人能赢。家里有一副檀木象棋,是祖上传下来的,很珍贵。每次拿出来都是小心翼翼的。
孩子从小跟着看大人们下棋。什么马走日字象走田,老将九宫不能出。孩子不懂,问:“为什么老将窝在九宫不出去冲锋?”
“就这么规定的。”
“老将应该过河去,身士先卒!”
这是孩子听故话记的词。什么卫青赵云岳飞,打仗都是“身士先卒”。
“去去去,一边呆着去!”
村里念书孩子不多,学校就一个老师,一二三四年级语文算术都带。
老师也会下象棋。常常与孩子家大人下,而且总是赢。村里其他人也就不能与老师下了。
孩子家大人与老师关系不错,以此为荣。可心里总也不服气老师。
孩子经常旁边观看,慢慢也能与大人下了。
后来,还能赢大人了。
大人很高兴,就让孩子与老师试试。
有一次孩子与老师下了盘和棋。老师摸了摸孩子脑袋,说:“不错,有出息。”
老师还说他有个侄子也这么大,棋下得挺好的,算个高手!
孩子记心里了。
老师没事时常看棋谱书。
孩子突然变得勤快了。总是帮老师扫地擦桌子,干点小活。
老师很喜欢这孩子。
忽然有一天,孩子提出要借棋谱书看看。老师迟钝了一下,还是把书给了。叮嘱了一句“小心点。”
书是杨官璘的《急进过河车对屏风马》。孩子拿到棋谱,一有空就认真看。
慢慢的,老师也下不过这孩子了。
每次赢了老师,旁边观棋的大人总要说一句:“熊孩子,老师是让你的!”
老师也总是“呵呵”一声,自个打个圆场。
忽然有一天,老师把他的侄儿带到村里来了。穿着与老师一样的细布衣服,洋气。比这孩子大四五岁,已经开始上初中了。
老师与大人约好,让两个孩子下一局。
下棋那天,村里的孩子与大人们都来看。围了一两圏。
孩子叔叔奉命把家里的饭桌搬到楸树下,垫上一块干净的布,小心翼翼地摆开那副檀木棋子。两个孩子一边一个方櫈;中间老师与大人共坐一个条櫈,当裁判。
比赛开始前,老师的侄儿伸出手,彬彬有礼地请孩子先行。
孩子不同意,要猜先。
公平起见,猜先,三局两胜。孩子猜到了,执黑先行。
砲二平五,马八进七……
第一局,孩子负了。
第二局,换先。老师侄儿先行,和棋。
第三局,再次猜先。孩子执黑,开局不利,后面行棋更艰难。孩子苦苦思考。老师的侄子有点不耐烦了,一会儿抬头看看树梢的鸟窝,一会低头抠抠自己的手指头。半柱香的时候后,孩子把自己的车轻轻推到对方砲口里,送吃。塞住了对方马腿。
围着的人们“哎哟”惊呼一声。
老师站起来了。
老师那侄儿头上的汗下来了。考虑了一会,说:“悔一步,行不?”
孩子紧咬的牙缝蹦出一个字“不!”
老师侄儿伸手把棋局一搅。“这局算我负了,现在平局了。再来一局定负赢!”
孩子冷冷说:“臭棋篓子,还敢再下!”
旁边老师脸色变得很难看。
大人冲孩子的方櫈就是一脚,孩子摔倒在地上。
孩子爬起来,眼眶里含着泪,咬着牙一声不吭……
事情慢慢过去了。山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好长时间,村里人不再下棋。
……
当孩子叔叔再次把那副檀木象棋拿出来时,发现少了一枚老将。
全村人帮着寻找,找了大半个月,翻遍了角角落落,老将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天,有人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树梢上的那窝鸟搬家了。
谁也不知道,一枚老将静静地躺在鸟窝里。
2021、1、29草于祖师庙
配图选自网络,向原作者致谢。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简介:
刘勤学,网名幽静,山西吉县人。曾被骋为北京民族大学(分部)副校长、香港科学院顾问、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发现》杂志副理事长。退休后,常回故乡闲居,偶尔写些随笔、诗词,聊寄情怀。
ID:moanxianyu
识别二维码关注
温馨提示
《墨上尘事》文学微刊接受文友投稿。
散文,随笔,小说,一千字以上。诗歌三首以上。
赞赏全部转发给作者。
请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收稿邮箱:1459772355@qq.com
联系QQ:43623865
微信:cxzhouxh(墨安)
欢迎文友加入“文学墨上”交流群:
群主微信:z15383590130(春秋冬燕)
期待您的
分享
点赞
在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