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况味如歌】胡玉敏|在与天最近的地方独自欢喜

作者简介?
胡玉敏,笔名胡妖儿,玉里开曙色,素手敲开云边月;敏间润红尘,洁心悟领花外风。在诗词里养心,在书画里静心,在古琴里修心。
《西藏专辑》八首
《走进西藏》
在我依稀混沌的梦里
那遥远的青藏高原张开双臂
高高的世界屋脊
珠穆朗穆峰危然耸立
蕴藏着看不懂的神秘
现在我终于来到这里
天蓝得像似水洗
皑皑的雪山
伫立在云里
稀薄纯净的空气
掩盖了那声遥远的叹息
五彩的经幡随风扬起
在与天最近的地方独自欢喜
我以朝圣者的心啊
对这里的河流
这里的土地
一一膜拜顶礼
《觐见——布达拉宫》
你以千年不变的姿势
屹立在红山之巅
头顶越过云朵
俯视亘古的雪域高原
鼓角在宫宇叠砌中回想
刀光剑影隐退在肃穆的经殿
信仰在普陀罗中低吟浅唱
灵魂最终皈依在天葬台的祭坛
灵塔流溢着金银的华彩
梵音在香雾缭绕中弥漫
磬声指点着解不开的迷津
驻足合十祈祷
闭目倾听诵经的真言
一排排的经格里
排列着生生不息的
沧桑与经典
一盏盏的长明灯下
谁在撩拨灯芯
长跪佛前
藏传佛教的光芒
把信徒空洞的躯体
洗涤、捂暖
追寻活佛的脚步
看到那朵洁白纯净的雪莲
《朝圣者》
我佛
请让我用身体
丈量脚下的土地
匍匐间
感觉更靠近你
我佛
请让我用喉咙
虔诚的祈祷
一路上
经历圣土的洗礼
我看见
阳光刺穿苍穹
福泽洒落在混沌的大地
灵魂在雪域上空升腾
我佛
踏歌而来、口吐莲花
打开夜的瞳孔
带着古铜色的传说
接引——
流浪的孩子
《最后一片净地》
你来
或者不来
布达拉宫都在这里
一砖一石都镌刻着沧桑
一塔一座都书写着传奇
你信
或者不信
藏传佛教会一直延续
一山一水行在朝拜的路上
一灯一盏佛光熠熠
你走
或者不走
西藏还在这里
一天一地都笼罩着霞光
一脉一承永不离弃
在这里
有现代有原始
文明把荒蛮摒弃
在这里
有繁华有苍凉
虔诚把梦想高高举起
请不要惊扰
这安详的土地
保留最纯真的模样
做世界最后一片净地
《仓央嘉措——我穿过雪山来寻你》
我穿过雪山来寻你
经幡在星月里摇曳低泣
经筒转了一世又一世
你的柔情丰盈了你的传奇
我穿过雪山来寻你
格桑花已开的灿烂肆意
遥望你转世的方向沉思
为什么众神要把世界托付给你
我穿过雪山来寻你
你只想把青灯古佛逃离
带着你心爱的玛吉阿米
凡尘不惹简单诗意
我穿过雪山来寻你
你熬过炼狱的梏桎
把痴心斩斫吞噬
只想找回最真的自己
白天你端坐在莲花宝地
夜晚在荆棘上跳舞沉溺
世报禁锢不了盛开的相思
清静跏跌的蹉跎被你摒弃
你在佛陀加身的福祉
把心的荒漠泡制
呐喊是涅槃后的开始
囚笼的钥匙谁能够给你
布达拉宫的王是你
拉萨街头最美的情郎是你
为一个情字忘了几世修为的是你
哪怕过了几个世纪
依然能感受到你深情的痕迹
仓央嘉措——
我穿过雪山来寻你
《羊卓雍错湖——我心中永远的圣地》
远远的看着你
那湖碧绿
幽深的让人无法呼吸
那深邃
能洗涤眼底的浊气
那圣水
能洁净蒙尘的身体
你是冈巴拉守护的玉洁冰清
佛的手印模糊而清晰
你是神女掉落的绿松石耳坠
那湖水蕴藏了多少秘密
你是观音手中的杨柳枝
河岸曲折蜿蜒静谧
羊年四方寺庙香烟缭绕
十八道梁也阻挡不了
朝圣的步履
不知疲倦的跋涉路上
慧命的佛果
能否把极乐直抵
世代延续人与神的对话
转出了多少虔诚和敬意
你是青藏高原的眼睛
你是大自然创造的神奇
你是我心中永远的圣地
…………
《雪山》
是布达拉宫炽热的信仰
让你深情的朝拜太阳
伴着格萨尔王的哒哒马蹄
冥想你千年前的模样
头顶在无垠的蓝天里歌唱
沐浴着佛祖喜悦加持的目光
融化的心变得纯净透明
把心事和罪孽
滋养成绿色曼陀罗的翅膀
一座座连绵洁白的哈达
把慈悲的秘密在梵音里唱响
万物在你面前都自行忏悔
灵魂卑微断裂成牧场
门坎开在天上的唐古拉山脉
那是把沧海变成天堂的地方
《邂逅林芝的——桃花盛宴》
终于在春天
邂逅了这一场桃花盛宴
裙袂飘飘
熏醉了矜持的妖娆
最是那一树红颜
灿烂如霞
一朵半开的花瓣上
淡红色的情思
从花蕊中溢出
羞涩了宁静的山间
站在这三月的桃林
听见细碎的叹息
佛陀滋养过的土地
独有的温暖
安抚了驿动的心绪
此时
在你的眸辉里
放逐所有的旧梦
东风已来
春的门扉也已打开
如果说
冷峻的雪山
尚能拥抱多情的桃花
我是不是
可以用一生的等待
邂逅那一场——
盛世的桃花盛宴

心炬品读
我没有去过西藏,梦想着去西藏已有多年,终未成行。去与不去,西藏对我来说都是神圣的,这更让我有兴趣去阅读,聆听,捕捉关于她的故事。我的仰望始终没有停下来,冥冥之中,我想我可能已与西藏有了某种契约,兑现只等朝夕。
胡妖儿的一组新诗“走进西藏”,更让我坚定了固有的信念与梦想。她的诗不仅具有诗性的灵气,更有佛性的光芒;她不是单纯地以诗写诗,而是用惠识的触觉发现了经幡与香火之中的某种存在;也许是神明的一枚指印,一个心跳,也许什么都没有,也许是胡妖儿遇见了她自己!
“我佛,请让我用身体,丈量脚下的土地,匍匐间,感觉更靠近你!” 我们一直在纠结一个命题:我们到底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胡妖儿同样困惑,但她又似乎顿悟到了什么。“我佛,踏歌而来,口吐莲花,接引,流浪的孩子。”我们终归要去一个地方,肯定会有一个地方在那里等我们归来……
那里也许就是天堂,而天堂,也许就在人间!
穿过尘世的烟烟火火,西藏化身为一片最后的净土,当你千里万里去膜拜她,阳光会成吨成吨地倾泻下来。雪莲花是圣洁的,胡妖儿的组诗“走进西藏”诗圣洁的,而我未能更深刻地去读懂她,这个理由很简单:我本尘埃,因为仰望了太久,泪水已漫过心灵
我们怎能看清人世间所有的过往!
?插图源于网络
平台顾问:包德珍古木博核 傅占魁
责任编辑:王淑梅
图文编辑:若 水 疏 影
策划编辑:孙忠凯 李静莹 郁犁于影陈立新
初审编辑:毛瑞花祁凤杰 雷春翔
复审编辑:高盛毅 汤宪华
投稿邮箱:mm0127m@163.com
本号由《九州诗词》协办
往期精彩回顾?
胡玉敏|千钟醉·金陵十二钗
看完此文用·秒,转发只要1秒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